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午茶......

关注每一步就很好

 
 
 

日志

 
 

陌生人(26)婚房的泣哭  

2011-12-22 21:23:10|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陌生人(26)婚房的泣哭 - 丁香树 - 侩子手丁香树

 

爱情如此的让人沉醉,淼钗的世界开始春暖花开......

和形式交往的越多,思考的就越多。越把淼钗的思绪抛掷回和博仲生活的点滴回忆当中去......她好像又回到了新婚之夜......

客人散尽,张灯结彩的新房被五彩的霓虹灯装点的梦幻而温馨,作为新娘的柯淼钗,呆呆的坐在床沿儿上。彩灯下,那个从今往后被称作自己“丈夫”的博仲,笑脸如梦幻般的朦胧。她眼光掠过这一切,突然感觉就如梦幻一般不真实,她无法挣脱的掉进一种茫然里去了。

她突然发觉,自己和丈夫,就像这新房的气氛一样生疏与隔膜,好像一切全来自虚幻,而非真实。然而,她和他的一生,就这样用了婚姻这样一种方式,牢牢地把他们拴在了一起。她简直弄不懂,自己的托付有何不妥之处,可是朦胧里仍旧清晰的感觉到了某一种缺憾

缺憾是什么,她不得而知。

但是,这梦魇一样的感觉,把她推进了一个茫然不安的空洞里去,把她抛到一种莫名的哀伤里。使她无法自抑的大颗大颗的掉起眼泪,继而,呜呜咽咽的失声痛哭。是的,是恸哭。她自己也无法知道,那悲伤从何而来,无法琢磨,无从言说,更无法注解。可是,它却是一种来自灵魂的真正悲怆!那恸哭也足矣让聆听者无条件的动容。

在边儿上,站着傻愣愣不知所措博仲,呆呆的看着她。

她在恸哭里依然感觉到自己行为的荒谬,这毫无来由的啼哭,和喜庆的新房气氛极不相称。她更担心这样的哭泣,会给左邻右舍带来无谓的猜忌。可是,那哭,却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住......

许多年以来,博仲常把婚姻当中的一切不如意,都归结到新婚之夜绝望的哭泣破坏了“风水”。就连淼钗自己也无限的懊悔,自己太过情绪化。她时常试图分析那痛哭的原因,可一切全是徒劳,她得不出任何缘由。

可是,就在和“形式”凝望和相拥的那一瞬,她突然解读了自己新婚之夜恸哭的缘由:那是一种陌生,来自灵魂真正的距离与陌生,博仲和她自己,谁也不曾走进过对方的心里去,他们十几年的夫妻,却一刻也没有获得过心灵之上的“相知”。那恸哭,正是来自潜意识的对于这份陌生的无奈抵抗!

仔细的想一想,她们的夫妻生活也很无趣,她好像随时等候着博仲的这句“要”,然后就关灯、上床开始脱衣服。结婚5年多啊,除了她生孩子的那一年多,就一直没变过。想起来真的很可怕,就好像在做一个机械动作,也好像计算机里编好的程序那样,生活就按照设定的程序和路径去走。

她和博仲都很内向,有了心事绝不会主动说出来,哪怕是在外受了天大的委屈,都要熬到事情过去了才漫不经心地提一下。可是那时,距离自己最难过最需要人安慰之时已过去很久了,心里那些所谓的伤痕早就开始淡漠了。

现在,淼钗开始拷问她自己:这算是婚姻么?他们就真的就这样走过一生么?这难道真的是她需要的生活么?

淼钗想想自己的婚姻历程,其实挺可笑。青少年时期的淼钗,处在一个封闭的时代,对异性交往就充满畏惧,胆小怯弱的从不敢接受异性的约请。

直到有一天,在双方父母的安排下,才和博仲来往起来,直至结婚,这也是她唯一的一次恋爱经历。

柯淼钗,曾经对于爱的概念模糊而大条,有时竟不知自己的所求。在爱情的方面,可以看到七八分《红楼梦》里的薛宝钗的影子,隐忍的听从长辈们的安排,然后开始淡定稳重的经营自己的婚姻,为着这样一个婚姻堡垒,拼命坚守,誓死不渝!

她是和多数人一样,早已被旧道德和习俗驯服了的女人,很习惯的牢牢抱定被人们遵守了千百年的婚姻道德观念。很多时候,迷惘的看着周遭人群,上演着的情感的大戏帷幕开开合合,自己始终作为一个局外人冷眼旁观,分析不出错对。

她突然意识到, 其实,爱情的内核并不是清晰的,它最大迷雾就是激情。在年青的身体分泌的过多的荷尔蒙,大家对对方的身体如此的好奇与向往,吸引着彼此的目光。也有人说道:“爱情,没什么神秘,就是相互吸引的气味!”这是赤裸裸的激情论。错把激情当作爱情。她自己和博仲,不正是如此吗?

岁月会流失,当把对方的一切转变为习惯,大家彼此熟悉了对方的身体,神秘感完全消散,激情就如火焰,燃成灰烬。当激情完全被消耗掉,联系两个人的唯一纽带被抽离,婚姻当中的夫妻情感,就只剩下一个空空的外壳儿.......多么可悲、残酷又丧气的结论:她和博仲从来也不曾相爱过!

她悲哀的发现,自己多年以来,一直活在某一种虚妄里。自己和博仲的情感,就如一个完美的面具。就连激情也早就在他们的婚姻当中如花朵一般枯萎掉了。他们其实早就不能吸引对方了。

细想一想,就如诗人所说:这岂止是他们夫妻独有的悲哀?如他们一样的夫妻遍布天下。所不同的是,大家还在坚持这样的生理感官上的习惯。而她和博仲,就连这样的习惯都懒得再去维系。才把自己的不幸凸显出来。

诗人是正确的:多数夫妻早已失去了对于双方的精神依赖,谁也不能温暖谁的心,只有在身体交汇在一起的一刻,大家才是唯一的交集。生物般机械的享受“性”爱,离开这样最后的亲昵,个忙乎个人的,大家不过机械的依偎着生活,固守约定俗成的习惯,搭伴过日子罢了。

即使,在婚姻的当初,有人曾有幸获得过真正的爱情,可是,随岁月流失,激情一样不再延续,消融在琐碎的婚姻生活里。无奈又悲哀!自己和“形式”如此美好的情感,也会消失吗? 淼钗突然觉得惊惧:人们所传诵的亘古不变的爱情神话当真的存在吗?不管是东方的梁山伯和祝英台、还是西方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在作家笔下传诵着的,仅仅是是他们为了获得爱情当中努力的抗争,它以悲怆的形式强调了,爱情力量的强大与魅力。

可是,没有哪一部文学作品,去选材婚后琐碎生活如何的灿然......那也太残酷了!她想要留下这样的美好,可她,凭借什么来留下它来?要它成活在婚姻之外?如果可以就此方式留住这极致的美丽,她也心甘情愿!
        淼钗陷入空前的疑惑。为了给自己的情感找到合理的出路,她的绝望心态已经打乱了她的整个生活!她的生活已经不再是生活,而是在各种假设和思考里沉沉浮浮......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