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午茶......

关注每一步就很好

 
 
 

日志

 
 

陌生人(37)年轻的表白  

2012-01-13 18:20:09|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陌生人(37)年轻的表白 - 丁香树 - 丁香树
 

这注定是淼钗的住房里最热闹,来客最齐全的一天。

刚刚喝过鸡汤的淼钗脸色红润了许多,有了心站的分析和开导,她心底的悲伤和阴霾正在一点点散尽。加上鸡汤本身传递出来的热量,她的整张面孔又开始呈现出生动的光彩。

敲门声再次响起的时候,她急忙跳下床,对着镜子慌乱的整理自己,尽量使自己恢复到该有的整洁美丽。然后坐回到床上,等着诗人向自己道歉,想象自己则在委屈里责备她的诗人,听他说一些懊悔的话,用那些悔恨的道歉,来品味爱情的另一种甜蜜。几乎带着撒娇任性的甜蜜。女人有时需要这样的任性,来释放自己不尽的爱意。

“请进!”淼钗尽量用哀伤的语调招呼来访者进门。

可惜,进来的并不是“形式”,而是悦然那孩子。淼钗眼睛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

“淼姐姐,我得和你谈谈。”悦然说着,坐到淼钗的床沿儿上去。

“悦然,你在我的眼睛里,只是一个孩子,彻头彻尾的小孩子,没有关系的,有什么你直接说就好,阿姨是不会和一个小孩子家家的去计较的。”淼钗又开始动用自己的智慧,想要把悦然的话语堵在肚子里。

可是,她的尝试并没有成功,悦然清清嗓子,就像那清嗓真能清掉自己的紧张:“不对,淼姐姐,你并没把我只当成一个小孩子,我知道,你自己也清楚的,是不是?”悦然执拗的坚持下去。

“好吧,悦然,你说得对,我再也不可能把你当成一个小孩子。”淼钗想起他们曾今那么紧紧的拥抱,唇与唇曾经那么贴在一起过。羞愧迫使她出现了一丝丝的慌乱。她一瞬之间有点语无伦次。

显然,悦然误解了那种慌乱的本质,他开始挪动自己的身体,向淼姐姐更靠近一些。他依然渴望和她的甜蜜亲昵。

“悦然,快停下吧!”淼钗的脸色变得阴沉和不耐烦,还带着些许的恼怒:“悦然,我们没有任何的可能性,我们不可能以任何理由呆在一起”

某一种兴奋在悦然的眼睛里湮灭,那眼神里甚至蒙上了一层绝望。被一个女人拒绝,在他的世界里还是头一次,更何况还是一个在年龄上不占任何优势的女人。他为此不服气,在心底耿耿于怀。

其实,这些日子一来,悦然一直处于一种痛苦当中。他眼看着自己爱慕着的女人,和另一个男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嫉妒的火焰开始在他的心底升腾。他自始至终也不明白,自己错出在那里。论年纪,他自己年纪够青;论摸模样,模样也远远的优与那个诗人。自己充满青年人的活力。可是淼姐姐的心灵天枰,不可抑制的向着诗人倾斜、再倾斜。他因此不可避免的跌进了痛的深渊。

亲眼看到淼钗和“形式”的反目,虽然他不明就里,可是,他还是感觉到了,自己可能碰到翻转这段感情的机会。他也因此立即采取了行动。没想到还是旋即就品尝了绝望的失败滋味。

这一段日子,悦然其实内心是矛盾和痛苦的。他和淼姐姐的交往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节制,这种节制虽然让他痛苦不堪,受尽折磨。可同时,它又像是具有某种魔力,深深的吸引着自己前行的脚步。

他的矛盾在与,他在这段感情里,始终无法把控这样一个女人的情感,他对她一点也不了解,他没法掌控一切。但是,这个女人对男女之间的肉体的接近与亲密,处理的无比严谨庄重,庄重到自己有点难以理解。一个结过婚的女人,还是处于老公叛离的极端特殊的环境里,这种一如既往的操守,要他觉得费解极了:这样的男人,还值得为他操守吗?这些疑问,就像谜一样吸引着他,他似乎看到某一种希望——那种早就在心底不再相信的一个有关“贞洁”的神话,一个早就消失了的纯净村庄。

可是,这个梦却在这个大了自己整整14岁的女人身上,奇迹一般的复苏。要他仿佛看到“贞洁”美梦的存在的可能。一方面,他特别渴望攻破淼姐姐这座坚固的堡;另一方面,他又害怕她的堡垒被轻易的攻破:一旦淼姐姐的坚持溃退,那么溃退的还有他自己深埋在心底的,最渴盼着的“贞洁”之梦。

尽管,他从来就不明白这样“贞洁”有何意义,它里面涵盖着怎样的内容,他也从来也不会关心它其中涵盖着怎样的意义。可是,就如多数人样,对于“干净”的惯性入迷和嗜好,那么盲目、热切的追逐着。人人对它报以最热切的渴望和拥抱。

在这一点上,他和他爱着的淼姐姐处在天壤之别的认知里。换言之:他们根本不处于同一种精神的高度和层次上。淼钗对感情“贞洁”的定义,早就越过了茫然的界限:它跨过了一个民族上千年来的约束、背负和规范,以一种来自生命本身的庄严,以最纯脆的精神为基础的“彻底的自由”和“极致的庄重”。带着对生命自身的尊重和宣誓,从心底里做最清醒的守望。

但这种清醒让她自己也感到绝望。因为她知道,在这样一个混乱的世界,各种信仰脆弱到像高高堆累的琉璃金字塔,随时会在微弱的震颤之中轰然坍塌。

在这样大面积的坍塌之中,爱情正在一天天失去自己的依托,“性”变得如此随便和轻易。她甚至绝望到想要呐喊:用怎样的努力才能抵达自己心目当中的那一座真正干净的圣殿,抵达充满人性光辉的彼岸?

她时常在想,是不是自己对自我的要求太过严格?才使得自己一路来的爱情婚姻之路如此坎坷难行?可是,只有保持了它的纯粹,自己才能安心的睡眠、吃饭。也许在这样的世界里,却要把纯净当成自己的信仰,这本身就是最大的荒谬和悲剧!

然而淼钗,对于纯净,就如西西弗对待自己扛在肩膀上的石头,对于这块石头的膜拜到了甘愿舍弃自己的地步:这块石头规划了自己明确的目的行为准则和前进方向,而她不过是受其奴役的对象而已,尽管它沉重的几乎难以背负,但如果没有这块石头的指使,她简直不知道自己应该以怎样的姿态活着。不论她什么时候放下肩上的石头,立即的陷入到了一无适从的境地,甚至还会怀疑自己的生存是否有着一定的价值和标准。

这样的负重让她痛苦至极,使自己的想象和现实世界有着巨大的出入,这痛每时每刻胁迫着她诅咒着身上的这块石头;同时,失去它,就如同失去了荒漠当中的唯一路标,离弃它,就像迈向死亡一样的惊惧!

淼钗把自己陷进两难的境地。遵循或反叛,都是一样的痛苦。所以,即便处于这些最绝望灰暗的日子,她对于自己几乎可以称为“信仰”一样的爱情,也不能做一丝一毫的让步,让步,就意味着,把自己陷入更绝望黑暗里去。

诗人,则是她最后的期待和希望。在自己对爱情的渴望里,那是对与心灵抵达的最后渴盼。对于灵魂相依的期待;还有,就是对于自己独特灵魂衷心自觉的守候的最后期冀!

然而,她在这场拼尽全力的靠拢里,能真正的抵达到那个幸福的彼岸吗?彼岸的光亮到底是来自天堂的召唤还是地狱的引诱,她对此没有丝毫的把握……..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2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