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第三部......

暂别博客,为了一个崭新的梦.....

 
 
 

日志

 
 

陌生人(38)命悬一线  

2012-01-15 08:07:27|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陌生人(38)命悬一线 - 丁香树 - 丁香树——不要放弃!

 

可是,这一切悦然他能听得明白吗?她试图解释给他听。

那孩子越来越显露出迷惑和不耐烦。她只好住了嘴,只好挑出他能够听得懂的语言向他说:“悦然,我们真的不可能,没有比我们凑在一起更荒唐的事情了。”

“为什么?就是你比我大吗?”悦然着急的追问。

“好吧悦然,你能给我什么?”淼钗问他。

“我可以给你快乐,这还不够吗?”悦然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执拗的梗着脖子,语速快的像挺机关枪。

“不够的,悦然,远远不够,你不懂,没有基础的感情,不会有快乐!”淼钗试图解释,可她深深的知道,她和眼前的孩子讲不清楚。他也许永远也不会明白和理解,就再次放弃解释:“悦然,我要的是永恒,你能吗?”

“我可以给你永恒,”悦然迫切的说“要是可以,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一辈子!它有多长,它要经历多少的路障?悦然啊悦然,你只是一个不畏虎的毛孩子说的孩子话。你不会懂得爱情里涵盖的庄严与意义,你也不会知道今后还会有怎样出乎意料的背负在等着你。可此时的淼钗只能对他说:“傻孩子,你不怕别人笑你,耻笑我们的年龄?”淼钗耐着性子解释。

“别人不会耻笑,只会羡慕”悦然执拗着。

悦然的话让淼钗吃了一惊,“羡慕”从何而来呢?可是心里还是掠过一丝丝的温暖——他在婉转的告诉自己,自己是他的骄傲。另一重的喜悦则是,这样“一辈子”的承诺,也在向以往游戏感情的那个悦然做诀别:这个孩子,他在成长,往认真严肃的态度上转变。虽然,他对“爱情”的理解是盲目而模糊的,可是至少,他越来越庄重,这是最可喜的变化。淼钗从心底里替他高兴,为他祝贺。

只是可惜,她的心思全部都在诗人的身上了,再也没有容纳其他人的丝毫空隙。她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也就无需听到更详尽的解释,她想要赶紧结束谈话,她就把悦然的谈话往犄角旮旯里逼“我要一段可以走在阳光下的婚姻,你能给吗?”

.......

悦然刚要开口,就听到心站在门外失声的惊呼。声音里形容不出来的惊恐。淼钗和悦然,像弹簧一样,弹跳起来。像箭一样朝门外冲去……

顺着心站的目光,淼钗和悦然同时看见对面的悬崖峭壁之上,那个诗人“形式”,就像一个蜘蛛人那样,拉住绳索,在向那株伫立在山巅的“智慧树”攀爬!

淼钗瞪圆了自己的眼睛,天啊!他疯了吗?他真的去采摘那个“智慧果”了吗?淼钗在心底里懊悔。恨不能掴自己一耳光。

淼钗啊淼钗,你一个近四十岁的女人,你一个被人称作“灵魂工程师”的人民教师,居然会要心站来对一个正直的诗人做出如此荒唐的考验!并且,那个诗人居然在用更大的荒诞举动,来向这样一段感情做出验证!要是仅仅因为这些荒诞的“考验”,诗人意外的付出生命的代价,那么,那她自己,则是最不可宽恕的始作俑者!她此时悔恨交加.

人为什么那么奇怪,一旦跌入爱情里,就变得自私狭隘,癫狂不可理喻!干出连自己也费解的疯狂的事情?

撇开这些,单单是自己对“形式”的感情,她也无力承受这样的场面。她就那么呆呆的站立着,攥紧心站的手,一动也不敢动,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好像一个微小动作的颤动,和一种微弱声音的惊动,都会导致诗人的失足,都会悬崖峭壁上滚跌下来,致他死命一样。

天公并不作美,那天的风就如刀锋一样刮在脸上。半空中里的“形式”几乎被九十度,悬挂在接近山顶那棵树的半空中在随风在摇摆......也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形式脚下似乎滑了一下.......在山下的人胆战心惊。心站的手被淼姐姐紧紧地握住。指甲不自觉的掐进她的肉里去。

“形式”在山巅之上,四周光秃秃的,双手再也找不到可以攀爬的东西,双脚再也没法找到落脚的地方。

那株苹果树,就近在咫尺。而他,必须要爬上去,采摘到那个可以代表着自己诚意的“智慧果”。此时的苹果,已经演变成一种印证自己真挚情感的信仰之果。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自己必须要得到它!必须!!

“形式”此刻把自己陷进了一种绝境。他一步也不能再向上攀援。他开始绝望,他觉得自己即使舍弃生命,也可能得不到那个智慧的果子。但是,即使是死亡,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死亡的本身,已经再向自己心爱的女人传达出自己的诚意,没有什么又比它更高的含义!

可此刻的胡思乱想,不能给他带来一丝一毫的帮助。他绝望而沮丧。从不信神、从不祈祷的诗人“形式”,从西天的如来佛祖到上帝,挨个儿全都祈求了一遍。

一瞬的想像,一刻的祈祷,突然出现的左上方的藤蔓让他相信了,也许世界上真有神的存在。他离藤蔓似乎越来越近,虽在咫尺,却无能无力。但那时唯一的依仗,他必须抓住它。抓住它,就等于重新抓住了“智慧果”抓住了生的希望!可这样近在咫尺的努力也如此的艰难。就如天堂的门槛一般,遥不可及。他此刻一步也不能在往上跨,只要一动就会彻底跌入深渊里。

诗人瞬间的喜悦就湮灭了,这时,那个无意当中躲在背包里跟随自己的“小不点”躁动不安的吠叫了两声,这致命的震颤差点要至诗人死命!

“小不点"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诗人的背包里来了。当诗人发现时,已经在半空里,没法赶它下去,因为那很有可能送了它的性命。在那一刻,一向文雅的诗人恼火的禁不住粗口的骂起来!

一路的惊险,诗人把“小不点”忘了个一干二净!此时它的吠叫除了要命的震颤,还给诗人带来一丝陪伴的温暖。

突然,“小不点”一跃而起,朝着藤蔓跃上去,身体带着背包,悬挂在藤蔓上了。诗人就势拉动背包的带子,那藤蔓顺利的滑在诗人的手边上!老天!这个聪敏绝顶的“小不点!”

诗人用尽全力张开双手,握住了这救命的藤蔓。顺利的爬上去,攀向那颗“智慧树”他居然还要试图去采摘“智慧果”!

放弃吧!好吗?你放弃!淼钗几乎在心底呼叫哀求。她早就原谅他了!是的,原谅了他了。可她此刻,只有把心随他一起悬挂在半空里,还不敢让眼泪模糊视线,她努力擦干眼泪,好把她的诗人看住,贪婪的看清楚。就像自己的目光真能守护、庇佑他一样。
  他终于攀到了那颗“智慧树”,并朝树枝抓去。他艰难的采到了那颗真挚之果!他此刻心里的狂喜,就如采撷到的是一颗生命果实!当诗人在换手的空当,手握向另一个树枝的一刹那,那太树枝脆硬,,「吱!」的一声,树枝断了一大半。身体由於惯性猛地向下一震,由于震动,当地乡亲的僭语再次应验:那是一株只属于上帝他自己的果子,谁也休想要得到!诗人脚下稀松的土质瞬间坍塌,在诗人在还没来得及品味清楚的喜悦当中,毫无戒备的向悬崖下跌去,伴着崖下一片失控的尖叫,如自由落体,向悬崖坠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