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午茶......

关注每一步就很好

 
 
 

日志

 
 

陌生人(40)劫后余生  

2012-01-16 23:08:37|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陌生人(40)劫后余生 - 丁香树 - 丁香树——不要放弃!

  

这是我最忐忑的一节。我不知道要动用怎样的笔触来描写,包含有诗人“形式”心理活动的一节,我再次陷入痛苦:我不知道用怎样的描述,才能描写一颗“独一无二”的闪光“诗心”。我恐怕自己的见识太过肤浅,我也怕自己不懂“诗”心的精髓。深怕我自己的笔触,偏谬的永远不能准确无误的表达一个真正的可以成为“诗人”的真实的内心世界——

不必担心吧!有什么关系呢?我写的小说里的每一个人,其实早就已经不再是他们自己,而是经过我自眼睛瞳孔和心灵诠释过的他们自己。他们不管是以谁的面孔出现,全部带上我自己瞳孔的烙痕。谁知道呢?那就仅仅是我笔下虚构出的他们,仅此而已。

换言之,让他们全朝着我幻想期冀里的摸样,来继续在我笔下的世界,来进行他们各自的命运。也唯有这样,我才能对“写下去”有了坚持的勇气和信念,才会对世界不会彻底绝望。才有会对一份“寻找”不再觉得空无与绝望!暂且要我忘掉一切,照着自己内心描绘好的蓝图,坚韧的走下去………这是我完成最后的理由和坚持的动力!

 

心站在那个陌生人冰冷的眼光的逼迫之下,久久的不能平静。她陷入某一种深深的不安和惊惧里。一种不详的预感,是那么强烈的在心底升腾,使得她坐立难安。

此刻的她,那么需要陪伴,可此时淼姐姐在照顾诗人“形式”。自己由于参与了那场令人尴尬的角色扮演之后,在回到“形式”和淼钗的身边,竟成了一种看不见的尴尬和阻碍。

她只好蜷缩着身子,把棉被紧紧地裹在身上,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给予自己足够的勇气。她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出神,瞪圆了的眼睛里充满茫然和忧虑,还有恐惧!

诗人“形式”被淼钗看护着,迟迟不肯醒来。她一刻也没停止对自己心灵的责难,一刻也没停止心痛。她两个眼睛早就肿成了两枚桃子,睁开都很费力气。

“鸣,你醒醒好吗?我是阿淼,对不起,对不起。”淼钗泪水大颗大颗的滴落“醒醒吧,鸣,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怂恿心站来考验你!”

此刻的淼钗散尽惊恐的一颗心,突然虚脱到没有一丝的力气,她其实真的想要躺倒床上去,尽管照样睡不着,但至少,不用强行支撑自己的身体。但她无论如何也不能休息,她要守着他,等他醒来,向他摊牌道歉。把自己所有的歉疚要告诉他知道。

“形式”嘴角抽动了一下,睁开了眼睛。淼钗突然像一个迷途的孩子,看到了亲人“哇啦”一声,痛哭起来,她在无比的羞愧当中,合盘向“形式”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形式”一动也不动,呆呆的盯着天花板,沉默得就像一座雕像,一整个夜晚不说一句话。这空气就如凝固了一般可怕,任谁也没法猜透他此刻的想法。这样的沉默足以让人不安和焦虑,比开口无情的责骂还要让人觉得担心和忧虑。淼钗在这出奇的沉默里,最终压抑和沉闷的无话可说,也没有办法可想,只好把他安置好,自己去睡觉了。

只剩下诗人自己,他就如坠入无边的黑暗里,让思绪就像波涛一样澎湃翻卷…….

在这场闹剧里,他不知道要去责怪谁。

可是,对于自己的绝望,犹如铺天盖地的狂风暴雪将他彻底的淹没……曾几何时,自己把“纯粹”和“自由”当成自己的灵魂与信仰,更是自己诗歌的灵魂与信仰。被他作为一种崇高中的崇高来标榜、来歌颂、来膜拜。

那一切,被他自己宣扬标榜着的信仰,它到底涵盖着什么呢?每一个真正的诗人,穷极终生都有心中一个坚持的东西,并一生在为这样的坚持而写作——这便是一个诗人的“良心”,一种完完全全的忠于自我”的纯粹和坚持。

只有在这份忘我的坚持里,才能走进他们纯粹的如同他们自己的灵魂一样坚持的诗歌圣殿。而且,诗人自己的精神会毫无保留地和他的诗歌融为一体,形成一个完整的诗歌境界,也就是说:我们读懂诗歌,也就读懂了一个纯粹高贵的灵魂!

正是这样一个信念,成为“形式”全部的支撑!构筑成的一个庄严“纯粹”的宫殿,在理念之上,永远高高在上,在期冀当中的永远忠于自己的存在,它,高于一切。

可是,在实际的生活当中,很多时候,理想和现实之间的矛盾显得不可调和!就如现在,仅仅一个陷井就让自己膜拜着的宫殿溃不成军!

在这样的理念顷刻颠覆的时候!把自己陷在莫名其妙里背信弃义里:背叛自己的殿堂、背叛自己的信仰、背叛自己的爱情和尊严,使自己陷入到难以言术的尴尬局面里去了!并且还完完全全的曝露在自己的爱人面前。那羞辱,比死亡更加犀利!自己何以再称为诗人!自己的信仰何以再称成为信仰。

他想不通自己的过失,可是,在这样的愚蠢荒诞的背叛里,自己却比任何时候更还原到自己的本质里,自己意志是如此薄弱的,自己竟然拥抱了自己最厌恶的东西,这是多么无奈和耻辱!

同时,也让他感到绝望!他和淼钗之间的情感,并没有达及他所渴盼的“灵魂”相知的真正意境里去。就被淼钗的考验活生生的枪毙掉!淼钗啊淼钗,你多余的智慧,就如那个伊甸园受了诱惑的夏娃:你得到了真谛的同时,却彻底失去了一整个美丽的园子,捣毁了一切——他们在这样的重创里,也许再也将盼不到一个阳光泼溅的未来......

    此刻的诗人是如此的绝望:坚守一种精神的东西,远比坚守一个玻璃堡垒还要艰难。后者的坚守仅仅是一种责任,而对精神的坚守则完全是一种融合于血液中的信赖。他和淼钗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弥合这样一种摧毁性的捣毁和伤害。

他能去责难淼钗吗?淼钗似乎一点也没有错儿!他只能无奈这样一个荒诞的世界!精神的荒芜时代!亲人之间不再有信任,自己亲自参与了这样意志薄弱的颠覆,自己亲自演绎了一场荒唐的背叛。

他和淼钗还能继续吗?他们还会有不带猜忌的未来吗?诗人顷刻觉得一股严寒深入入骨髓......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