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第三部......

走向未来……

 
 
 

日志

 
 

陌生人(43)  

2012-01-17 20:10:13|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陌生人(43) - 丁香树 - 丁香树——一个瞎子的博客!!

 

淼钗冲出房间,毫无目的的一路跌跌撞撞。在这人烟稀少的小径,正好安慰平静自己一颗伤痛的心,她任由眼泪滂沱而下,也不去擦它们。偶尔的行人从身边走过,在她眼里就如魅影。她不再顾及路人的好奇打量,她的心此刻走出世界,在沉浸在自己的哀痛里去。

她沿着这条小径,毫无目的的走着,让心空白而又拥挤。走得太远,就又折回来。离旅店近了,她就再次调转头走向远方......就如可以走向一个自己期待中的美好世界。

也不知道走了有多久,累的筋疲力尽。可她不想要回到客栈。因为她不知道如何面对大家,面对诗人。脚下的鞋子累疼脚跟,她索性把鞋子脱下来,拎在手里。让自己的脚和地面接触,去清晰地去体验那种冰冷和疼痛。并不平坦的地面,割咬着她的足底,痛得钻心。冷风吹得令双脚麻木。可她执拗的光着脚丫行走。好想用肉体的疼痛来驱逐内心的荒凉。

她如此的迷茫悲伤,这样的一个世界,要用怎样的逻辑来诠释对与错?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保持一份绝对的圣洁,维护自己心底的一片净土。自己一直在恐惧诅咒混乱和伤害,可是自己呢,为了保护自己,也在亲手炮制这荒诞的混乱和伤害。而且,伤害的是自己最渴望亲近的人!有时保护自己的同时,也意味着伤害别人!

这是怎样的社会啊,是什么导致了人与人之间无法调和的信任危机?亲人之间为了财产,可以相互残害、夫妻反目、兄弟自残……就连我们的孩子玩耍,再也找不到一块安全可靠的场地,监护人必须一步不离的步步跟随。

可悲啊,呆在家里,敲门的陌生人也会被人们用猫眼过滤一遍,把陌生的恐惧居于门外……人们可以冷静的看着强盗从自己身边陌生人的怀里抢走财物,漠然的看着被汽车撞倒的陌生人倒在血泊里,陌生汽车逃之夭夭,陌生的人们还能气定神闲的继续行走,就如眼皮子底下被碾死的不是我们的同胞,而只是一只蚂蚁!

我们曾几何时,食品里开始掺入色素、激素、化学制剂、甚至是毒药!就只是因为这些食品要给除“我”以外的陌生人去吃,就变的理直气壮毫不犹豫!我们的动车会在某一瞬没有来由的失控、我们的桥梁会在一瞬间坍塌,我们的房屋也会在莫名其妙的小小震颤里轰然倒塌!

而我们,就如一群喊不出痛的羔羊,缄默着自己的口,必须以更加冷漠的心,才能来忍耐这样一个仍旧被人为赞美着、勾勒出来的无限美好世界……..我们中间的大多数人,还能心安理得的站在那里,无限自豪的唱着赞美的歌曲,并且,怀着比上帝的唱诗班更为虔诚的心情………

作为人,你必须要学会融入这样的境遇。带着共有的信仰。才能相对轻松的生存。抛掉纯净你才能升官发财、飞黄腾达。那个迫人前仆后继、不择手段的“信仰”它是什么?谁也知道。当世界上的所有信仰就如琉璃之塔,集体在坍塌碎裂的时代,唯有“金钱”塑造的不朽之塔,在高高伫立,像一面耀武扬威、得意洋洋的旗帜,张扬的随风猎猎,永不垮塌!

淼钗她蔑视这一切,可她却无法脱离其中。在努力的保持纯净的时候,又是那么无奈的制造了新的伤害。人们就如呆在一个无力拔出的漩涡,谁也厌弃着,谁也参与着。这样周而复始的演绎这这样的混乱和伤害着。我们个个身陷其中,一边在突出重围,一边也在围困他人,本质仅仅在于,那人他不是自己!

淼钗啊淼钗,她问自己,整个世界何时变得如此的隔膜和陌生,越来越让自己迷茫困惑。世界对于自己是如此陌生,而自己对于世界也是如此陌生。自己几乎在这样的世界里变成了大家眼睛里的“异类”。自己已经走出了世界之外,离开人群,蜗居在自己的纯净世界。就那么孤独的顽固者,小心翼翼的保全自己,保全一份纯净,那是一件多么自觉本色的事情,也是多么无奈,太过艰难的事情。可就连这样的一小块纯净,何时又真正的纯净过!而这样纯净的代价,就是抛弃掉世界,也彻底被世界抛弃!就如现在,爱也被又一次被纯净给抛弃!!这简直是灾难!是噩梦!可是,这样的恶魔何时才能清醒终结?

淼钗她从来没有深入的考虑过这样混乱一切的来源,因为她从来也不曾真正的疼痛过!而此时,她在疼痛里的思考,却绝望的发现,那痛已经在不经意之间,早就悄然渗入千家万户,而大家也和曾经的自己一样,已经盲了的眼睛看不到灾难,人人躲在麻木里努力而小心翼翼的维持着各自的平衡,谁也无暇考虑这痛的根源。大家盲着视线,就如一群被茫然驱赶的毫无目的畜群.......

淼钗为什么老是痛苦的?她无数遍的拷问自己:是因为眼光的起点太高吗?要求太严吗?可她和大家一样,要求仅仅是可以安居乐业,吃饭睡觉都不再有恐惧!难道这作为人最基本的尊严,也能算作“要求”吗?

 淼钗,不再有眼泪,她此刻的疼痛显得如此微不足道。可她知道,她的诗人和她自己一样,是这样麻木茫然里和自己一样清醒的一个,这样难得的纯净,就如稀世里的珍宝一样难以寻找。没有比这更让人振奋的事实,她一定要把他挽回来,不管用怎样的方式,那是一种真正高贵和值得的事情,没有羞耻可言,失去他,才是最大的不幸!(未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