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午茶......

关注每一步就很好

 
 
 

日志

 
 

陌生人(42)  

2012-01-17 19:15:06|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陌生人(42) - 丁香树 - 丁香树
 
 

当柯淼钗拎着行李箱,敲响了“形式”的房间门。她的心狂跳不止,她觉得自己全身血液全涌到头上,她甚至觉得那一秒自己在眩晕。她紧张到几乎不能站立。

“形式”诧异的望着她。她恨不能把自己的脸藏到风衣里去。她分明听到了自己的心脏在狂乱的跳动,胸闷的几乎要窒息。

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此时红得发紫,就如一个熟透的番茄。她局促的低着头,把行李箱放置到诗人的床头。

“形式”从淼钗的窘迫里,猜出了她这一举动的含义。他也不自在的以极快的速度转过脸,朝沙发走去,把自己和自己的尴尬一起,安置在沙发里。

诗人的眼睛里,并没有像预期喜悦。一种悲伤从他的眼底不易察觉的升腾。尽管只是一瞬间的事,可是,还是被极度敏感着的柯淼钗尽收眼底。

那悲伤意味着什么?它是一种排斥。他的眼神里分明写满了拒绝,他还是不肯原谅自己!绝望和沮丧,头一次在淼钗的心底升起。随之升起的,还有羞愧与耻辱。

“鸣,你在想什么?”她在用最温和的语言、最亲切的称呼来和她的诗人在谈话。淼钗的声音几乎在颤抖。

“小柯,我想你该明白,我们还没有熟稔到你期待的地步。”形式的目光里分明看到一种决绝,他坚持称呼她为小柯,他在有意拉大他们之间的距离“我想……”

淼钗的眼泪已经在眼圈里打转转。她觉得自己还不如在这一刻里立即死去。

对于她,内心里始终没有挣脱掉沉重的束缚,那颗贞洁之果里,它里面到底蕴藏着什么?是道德的规范?还是纯美的人性光辉的彼岸?他们有时是融合的,有时又是相悖的。和生命一样的矛盾与残缺。永远也不可调和。此时的淼钗带着困惑与矛盾:这矛盾,形成了巨大的背负!因为此刻的“形式”和她自己,并没有得到一纸婚书的特赦。那纸薄薄的纸页如此荒谬、而又如此庄重的能把两个人的一生紧紧的拴在一起!没有比这更荒谬的事实。可它,又那么的以绝对的权威,制约着人们的行为,不管它的坚守里,到底还有不有感情。这就是唯一遵循的标准和道道德!尽管淼钗从内心清醒的意识到它的荒谬,它已俨然成了一种惯性和习惯,背弃它,心底就有着说不出的惊惧与不安。同时也意味,要勇敢的抛弃掉几千年的背负,那需要多大的勇气和信念!对于一个人民教师柯淼钗,在旧道德打造生长起来的柯淼钗、一个天性羞涩庄重的柯淼钗,此刻,要对这一举动付出多大的决心和勇气!其实在她内心的纠葛当中,自己也不能确定,在最后的一刻,她会不会再次伤到“形式”夺门而逃!

就在她鼓足平生的勇气,卖出最最违拗自我内心,和最最遵循自己内心的艰难的一步,她从未设想过,会遭到“形式”的拒绝。那一瞬,既有解围的释然,更多的是屈辱。对的!伤心和屈辱。诗人把自己的行为看做是什么呢?最低等的欲望漩涡的沉沦。这羞辱,比死亡还要令她惊恐!她觉得从来也没有感觉过的羞辱感,如洪流一般将她淹没……她扭头拎起行李箱冲出门去,强压嗓子眼儿的哭声,不让自己当场嚎啕……

淼钗把自己藏在房间里,委屈和屈辱要她再也关不住眼泪。为了不让哭声传出门外,她把头埋在被子里,用攥紧的拳头紧紧塞在自己口里,好使自己屈辱的哭声不至于传递出去……

在这极度的悲伤里,她也再一次清清淅淅的看到诗人“形式”对感情的纯粹,和对感情纯真绝对的皈依!也迫使她更爱“形式”,一种以拒绝带来的对纯粹的验证,世界常常就是以这样的荒谬来印证它的存在。这是多么无奈荒诞的逻辑!

悦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屋。极度的失控情绪,叫淼钗居然忘记了关房间门。悦然坐在她的床沿儿上。

“淼姐姐,你怎么了?”悦然拍拍淼钗的肩膀。淼钗下了一大跳,一骨碌爬起来,定定的坐在床上。瞪着泪眼望着悦然。跃然的突然出现叫她惊吓到了,忘记了自己在哭泣。

这一段,悦然和淼姐姐的相处,看到她对情感的坚持、对纯真的渴盼。无一不震撼着他的心弦。可是这样一个女人,她是那么难以被征服。这在他的世界从来也没有出现过!也因此,更加让他痴迷、痛苦。他更为她着迷,他已经停不下追逐她的脚步,尽管在淼姐姐这里,永远都是碰壁。

“淼姐姐,你怎么了?病了吗?”他一路说着,一路把手伸向她的额头去测试体温。

“悦然!你走吧,你走,我需要休息!”淼钗挡住了他的手,不耐烦的向他挥挥手。是的,她打不起精神向他解释。

“可是,淼姐姐,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我的爱比那个诗人多出的要多得多!”悦然不依不饶,执拗而坚决。

淼钗突然从心底升腾起无边的怒火,很显然,她把刚刚在“形式”那里集结的怨愤一股脑地,就如狂风暴雨一般全部密集的发泄在悦然的身上,悦然成了替罪的羔羊:“好吧!好吧!!”她使劲的甩了一下头发:“你能给我什么?你能给我的仅仅是一时释放的身体的快乐,对不对!你悦然,省省心好吗?不要再来纠缠不休吧,我真的没有力气去应付你的好奇!”

淼钗失控里,再也顾不了那个孩子的情绪。悦然错愕的看着淼钗,他瞪圆了眼睛,此刻的淼钗叫他觉得不认识。

但他依旧不肯放弃自己的执拗,语调像是再发誓:“淼姐姐,你要的,我全能给你,我保证!”

“你保证!你能保证什么!你可以保证什么!”淼钗的情绪一旦爆发,再也没法平静下来,许久以来积压的各种愤懑,来了一个火山似的大爆发“你问我要什么对吗!我要一段婚姻!一段婚姻!!一段走在阳刚底下旁人眼睛里不带诧异的婚姻!你能吗,你能陪我一辈子,要我一辈子不再孤独,一段没有背叛的婚姻,你能吗?能给吗!!!”

与其说她在问他,还不如说她在冲他在吼叫。她情绪的激愤,把悦然傻愣愣的抛掷在莫名其妙的错愕里。他不明白自己的那一句话,导致淼姐姐的情绪如此失控,那滔滔的话语,咄咄逼迫得人似乎要不知不觉中往后避让。

然而,她没并没有呆在那里听他做出回答,她也无需听到他的回答。她摔门而出,把一个目瞪口呆的悦然自己留在屋里…….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