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第三部......

走向未来……

 
 
 

日志

 
 

玩偶人生(1)  

2012-04-20 19:36:24|  分类: 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玩偶人生(1) - 丁香树 - 从容丁香树

 

“博仲!你快出来!”柯淼钗拿起床头柜上的一盒避孕套,就像发现了新大陆,稍带着一丝惊诧,还有无法描述的的神秘亢奋情绪在内,她一叠连声的声高叫喊。

博仲裸露着水淋淋的身子从卫生间里跑出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看到老婆把旅店的避孕套拿在手里,这个愚蠢的女人,就为了这个在叫他。他不耐烦的瞪了她一眼:“旅店给情侣们准备的,少见多怪!”

天啊,旅店什么时候竟然为旅客提供避孕套了!显然并不是为寻常的夫妇提供。“开房”被赋予某种说不出的隐蔽暗晦的情绪,似乎在此时,这一细节被一盒避孕套给突显出来,叫人在某一瞬产生怪诞混乱的感觉:这到底是社会的进步?还是时代的退化?

而这一切,在淼钗的眼睛里,只有混乱、肮脏与怪诞。

博仲又一头钻进洗漱间,哗哗啦啦的洗漱。

柯淼钗立马从床上爬将起来,就像一个弹簧一样的快速决断,她穿好衣服,再也不肯回到那张床上去了。她盯着屋子的一角出神儿,她老觉得这张床,被多少的男男女女的睡过,不知道这个看似洁白干净的床单上,粘着多少肮脏的细菌和男人女人的………

她此刻对旅馆的床,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抗拒。虽到了五月,天儿真有些冷。自己穿得极为单薄。可她宁肯忍受着寒冷的折磨,也不愿意忍受这张床的肮脏。

博仲洗好了,一把将她拦腰抱起来。她紧张的惊叫:“放下!小心——你的腰!”。博仲也不理。这蠢笨的女人,新婚时从不会拒绝自己把她像现在这么拦腰抱起,也从来不会高喊:“小心你的腰——”

其实,此刻的淼钗是幸福的。博仲几乎十几年都没有这么疯闹的抱过自己了。大家都已不在年轻。似乎年纪越大,提及爱情及情调就越是难以启齿。加上老人和孩子的“监督”,“上床夫妻,下床君子”就是他们生活里最真实的写照。情调早就被遗忘在抓哇国里去了。

但一个女人的内心深处,不管她表面有多苍老,皱纹有多恐怖,始终渴望自己像一个天使一样给人宠着,爱着,关注着……需要这样的拥抱,和一些孩子式的小情调,对她,这些简单的温情,越来越成为一种记忆里的温暖和奢侈。她又怎么会恼怒的拒绝呢?

但岁月不饶人,大家已经不再年轻,身体上的疾病也在逐日显露。博仲的腰痛老让自己担心:那腰有时稍微搬动一点重东西,就会突然疼上十天半月。这个家里的顶梁柱,就会让一家跟着闹心。保护博仲的腰,几乎成为一家子自觉遵守达成的共识。

淼钗在嗔怪以及尖叫里,被博仲丢在床上,并蛮横的剥开她的衣服,以此表达自己的热烈的激情。博仲很努力,使劲的在她的脸上身上,寻找着那种生命最源初的快乐。直寻找得面目狰狞,神情扭曲。她也很努力的去配合,但不管如何努力,也无法让自己投入那种激奋。关于那张床不美好的联想,干扰着淼钗的情趣。她努力的闭上眼睛,不去看博仲因扭曲变得无比丑陋而古怪的面孔,以及荒唐古怪的动作。那一刻,她竟害怕自己会不自觉的格格笑出声来,打击到专心致志的另一半的热情……

她终于被他艰难的征服与点燃了,沉入令人眩晕的天堂,完成了这趟肩负修复夫妻情感的使命。一张床,可以融化很多语言不能到达的隔膜,融解很多不能调和的矛盾。也是夫妻之间修复情感的最有效直接的方式……

看到博仲带着平静与满足,沉沉的睡去,空洞再一次袭上心头。博仲的脸在灯光里,是那样的熟悉,又是那样的遥远与陌生。

更加公平准确的讲,即使没有了这张床,躺在自己家舒适而干净的床上,也很难解决这样的尴尬。他们也很难进入双方渴望的销魂状态。但大家努力的用尽方式维系这样最后一点温情和关联。

然而下了床之后,大家各自忙乎各自的事情,思想和灵魂都不在有丝毫的交集和依偎。如果说大家唯一自觉而认真对待的,就是毫不犹豫的把薪水拿回家里,无怨无悔的共同支撑一个家的平衡。

时常,淼钗感到孤单。无法言说的孤独叫她害怕。时间空空洞洞的流走,自己被关进只有婚姻而没有关爱的大门里,就像生命被关进了毫无希望的禁闭间。无法反抗,无从解救。

有时候,会觉得世界上可以贴近的心灵只有自己。顾影自怜的等待佛祖的救赎。睁着空洞而可怖的眼睛,一步步迈向死亡的黑洞。人们缓慢而又快速的、杂乱而又有条不紊的,排着望不到尽头的队伍,无法抗拒的朝着死亡,那个无法抗拒的黑洞走去,,没有谁有权获得特赦的优待。

在绝望里,人们只有信奉来生,为坟墓到来的恐惧找到一丝温柔的安慰。但在某一个黑夜,就彻底暴露了空无的谎言。她害怕独自去迎接来生的等待,孤独有时会颠覆修行幸福来世的存在的信念,让她对轮回的痴迷开始动摇和不自信,她开始怀疑神的存在。

此时的淼钗觉得更加孤独,除了身体的勉强释放,她无法超拔这样无法解释的感伤与孤独,眼泪大滴大滴的打湿了枕头……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