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第三部......

走向未来……

 
 
 

日志

 
 

小说生活(一)  

2012-04-24 20:04:54|  分类: 感悟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生活(一) - 丁香树 - 从容丁香树

                                                                                                                                                                                                                          ——写《玩偶人生》前所感

我着迷上了用小说的形式来表达世界、人生、生命……等。尝试写出当代人的生存状态以及种种困惑。写现实生活的矛盾与无奈,人类的顺从与抗争过程。记录一些小人物的命运、以及对那些“小人物”对生活的一份艰辛、一份质朴、一份纯粹以及一份卑污……

试图通过记录一个时代的人们生活现状,企图描画出一幅21世纪生活大环境当中的混沌与迷茫的真实画面。

想要用自己的笔触,描画出生命自身的庄严,以及因个体过于庄严认真,而引发出来的与现实大环境存在的混乱、游戏、谎言、以及玩世不恭等等现实状态产生的严重脱节;个体生命的庄重严肃,遭遇的荒诞现实的拆台,所感受到的强烈荒诞体验。

荒诞感接近与悲哀,甚至比悲哀还要令人感到无助与无奈。它没有办法合理的解决。阿贝尔。加缪他用“自杀”来应对荒谬,其实是极端的。在巨大的荒诞感面前,你只有承认它的存在,接受荒诞,用自我解嘲的幽默来掩盖荒诞,用更大的荒诞姿态来终结自己的尴尬处境,是智慧与成功的,是切合现代人胃口的最现实里妥协。但,这种妥协它是极为痛苦的:因为这样的方式,必须要用抛弃掉自己的良心做为代价。

一个对生活充满懵懂的人,和从不对生活、生命抱有严肃姿态的人,他就永远不会体验出世界的荒诞。

生命无意义。或存在无意义。而灵魂渴望庄严,要求人们在无意义当中,寻求或为人生确定意义。人类渴望在混乱和嘈杂当中,寻求生之意义和尊严。这是生命自身存在的需求。我们为了生之尊严,常常努力的在嘈杂中寻求次序,寻求有序。这就是人类存在的意义,和思考者的良心。

然而,现实社会的嘈杂和混乱,常常为个体对虚无的抗争报以严酷的打击。这突然拆掉的舞台。会让人在某一瞬觉得,自己正一脸严肃的在一群嬉笑散漫的听众之间,坚持异常激情演讲。

“在一个突然被剥夺掉幻象与光亮的宇宙里,人觉得自己是一个外人、一个异乡人,既然他被剥夺了对失去家园的记忆或对己承诺之乐土的希望,他的放逐是不可挽回了。这种人与生命以及演员与场景的分离就是荒谬的情”——百度。

“生命无意义”或“存在无意义”是一种对人生存在的无意义的状态体悟。它几乎无法抵抗和超脱。比悲哀还要令人无助。它足以逼迫人们放弃任何曾经坚持的东西,曾经信赖和敬仰的东西。它能够摧毁一切,在一瞬丢掉所有努力。抛弃一切。它不可战胜!!

这就解释了,荒诞产生于严肃和良心。还有独到的经历与眼光,与现实的不融入而产生的强烈体验。而我,此刻正怀着某种巨大的野心,想用小说来再现这种荒诞的时代画面。

有时候我会深深的陷入小说当中,和其中每一个角色交流对话,甚至我会把自己当成演员,来扮演他们。

我一直有一种误解。在小说里,仿佛自己就是上帝,可以主宰所有人物的轨迹,可以随意的安排任何一个人物的足迹和最终命运。那种主宰一切的冲动,叫人兴奋与癫狂。

但事实上绝非如此。作者自己,并不能如愿以偿的操纵一切:当小说一开始,你就会发现,一切的人物的足迹,都不再受作者自己笔的控制,而是依照着人物自身的性格轨迹走完各自的一生。

此时,作者的笔触,完全被形形色色鲜活的小说人物控制,他们积极主动自己在各自的轨迹上,努力配合着引导作者的笔走完他们自己的道路,引领着作者表达的深入。那种绝妙的体验,简直就和真正的生活里几乎一模一样。此时,作者所做所甄别的,仅仅是用文字集结故事的情节,把一干人的命运,显现在世人的面前。仅此而已。

所以,每一个小说家最初的设想的故事梗概和情节,会伴随着人物以及故事的发展,不停歇的修复、删改、或补充丰盈。在小说结束的一刹那,你会惊异的发现,它与最初的设想已经大相径庭……..有时的结果居然和最初设想的表达完全相悖!

   一个有良心的小说家,绝不是单单的为大家讲述一个有趣的故事,缴获感官上的愉悦那么简单。他必定是抱着一种担承的姿态,和公众的良心来进行。引不起任何思考的文学形式,是不负责任和不道德的。那样的小说家不叫小说家,而是一个说书人。

然而,能够引起大家思索的东西,它总是隐匿于传统道德和规则之外,对陈旧的经验的大胆抛弃,对规则和道德的审视、怀疑、超拔,甚至是对公众行为惯性的彻底颠覆。才能带给大家对新领域的崭新思考。

这就决定了,小说家,首先是一个思考者。是充满冒险的行当。有时会遭人们的谩骂和误解。因为易感,他们常体验到常人无法看到的东西,也因为易感他们比常人更能感觉到无奈和脆弱。

女性小说家,尤其是作为思考类的小说家,女性尤其是弱者中的弱者。人们对于女性在道德准则上的要求,更为严厉与苛刻,她必须承担起公众严厉审核。

女性,在表达上,必须鼓起更大的勇气,也需要调动更加灵活和智慧的手段来保护自己。有时会因对自我的本能保护,而伤害到作品更完整真实的表达,折磨到自己易感的良心。

世人喜欢把小说人物,当成作者自己来研究。来分析揣测作者的生活,把小说主人翁,当成作者自己的代言人来对待。那是一种吴缪。

小说有时的确像一面镜子,映射着写作者的内心的期冀,但那仅仅是一种期冀的热望。我们的内心都会隐匿着不为人知的邪恶。而小说家需要这种“邪恶”,他们在被上帝抛弃的“邪恶”当中认真翻找,被上帝当成“邪恶”丢弃的正义以及真理,这种翻找的过程,就是一个思考者的“良心”,而小说,恰恰为这种邪恶,找到了一个的最佳释放的平台。

尽管故此,拥挤在无法下脚的邪恶念头中间去甄别翻拾。捡到,并如获至宝把它晾晒,它对于世人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因此显现出怪诞和不合时宜。写它的时候会叫作者心惊肉跳。因为有时候,翻检的哪个人,他自己也不能自信,自己翻捡到的是不是被上帝遗漏的、混迹在邪恶当中的正义。

写作的时候,我自己会充满矛盾。就像呆在哲学悖论的夹缝里一样无助无奈,无法超拔。整个过程是极其痛苦的,当然也有创造的欣喜和安慰。(未修改。待续…….)

小说生活(一) - 丁香树 - 从容丁香树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