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午茶......

关注每一步就很好

 
 
 

日志

 
 

小说生活(二)  

2012-04-26 19:20:02|  分类: 随想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生活(二) - 丁香树 - 侩子手丁香树

                                                                                                                                                                                                                               ——虚与实之间   

    小说与哲学之间,有一条奇妙的通道。小说自身的状态,就是哲学本身的一种状态。小说,其实是一种真实的虚无。它基本上是站在作者自己的观点之上,记录一个目光所能触及的、经过作者自己诠释过的一个记忆里的世界。小说家只是通过回忆的方式,来再现被人们丢掉的记忆。可它们,却被小说家的易感心灵做了一次灵魂的梳理以及过滤。带着自己的诠释,用文字把这些已逝的时间,变作时光中永不腐烂的钻石,得以保存。

在小说里的世界,小说家无疑站在世界之外,用上帝的眼光和视角来俯瞰生活。但遗憾的是,上帝他自己,犹如站在苍茫的大海之上,目光里巡逻到的仅仅是大海碧波荡漾的表面:那些喧嚣的阳光、桥梁以及船只。永远触及不到碧波之下,深邃神秘但又险象丛生的、鲜活的海底世界。

上帝虽然创造了整个世界,但海水还是阻挡了上帝自己的眼光。

上帝的目光永远无法估计到海水以下,视线不能触及的那一部分。可上帝自己渴望了解自己创造的那个世界。也就是小说家的贪婪与野心。他们总是想要了解海水之下,那些真正称作生物自己最真实的一部分。我们把它权且叫做“灵魂原状”。这些心灵的事件,才更加接近人性最丰满和本真的状态、最纯美和邪恶本质。那里密集着有关灵魂的真正值得探秘与鞭挞以及拷问的一切。

更加准确的讲:每一个小说家,开始小说的初始,并不是抱着要把他人和自己的灵魂最深处发生的“心灵事件”残酷的揪出海面,审判和查检。小说家一直在做严肃的甄别:想要在无限孤独的状态,寻求一种心灵的归属和偎依。

在这一寻觅的过程当中,无意的发掘出海面以下的秘密。而易感的视觉,要他们恰巧发觉到这些生命里最为本真的东西。而孤独、好奇、以及渴望分享与肯定接纳的天性,迫使小说家充满了表达的欲望,来协助小说家完成他们的作品,

毫无疑问,写作者在开始写小说的那一刻起。就患上了贪婪的毛病:在挖掘生活和人性的面前,为了能做到最准确最公正最真实的展现生命的原生态,(我一直认为,忠于时代背景里的“真实”,那就是一个写作者的“良心”。)而进行那种近乎疯狂的冒险以及探秘,那种强大的好奇心,几乎会让那些生活的体验者,在这场智慧的角逐里,成为了一个不顾一切追逐真相的“亡命之徒”。他们不顾顾一切的发掘美丽与丑陋、真实与虚假。

我自己迷上小说的那一刻,就注定惹上这些无法抛弃的臭毛病。坦诚的讲,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探秘者。很多时候自己缺乏智慧与耐心。

不可否认,这样的探秘充满着伤害。尤其这样的挖掘对象,常常要从自己最近最了解的事物去着手。从熟知去挖掘本质。

其实,挖掘者自己充满了痛苦与矛盾。当你以自己的犀利,发现那些令你失望的东西,本身对心灵就是一种打击。为了避免这样的伤害,“良心”逼迫作者把它们梳理成经验,呈现与人们的面前。可梳理出来的东西,多半会是海水以下,心灵最私密最需要保护的那一部分,并从那一部分里寻求需要解禁的真正自由。但甄别的过程,充满了怀疑、审视、和批判。写作者就会纠结在理性与情感之间,说与不说之间,痛苦徘徊。爱,有时会剪掉真理的翅膀。

更为荒诞的是:上帝看到的海水以下的那一部分,多半带有自我眼睛的主观判断。它并非是事物全部的真实裸露。上帝能够勾勒的,恰恰只是目光刺探的“真实”,一种极为浅表的虚无世界。但世界恰恰在它显露的那一部分,才构成了它的真实的存在。不管你如何的努力,你也只是记录了一个真实的虚无世界。而绝非世界本身的原态。这真叫人沮丧。在甄别里,会充满误解的伤害。和刺探揭露的伤害。

所以,在同一件事物上面,每一个人会看到不同的光斑反射。真实与虚假,美丽与丑陋,其实,你的眼睛看到的世界,恰恰反映了你内心对世界最本能的反馈。也就是说:僧人看待世人,常会把人看成佛,而法官看人,常常会把人当成罪犯。

梳理到至此,我突然找到了自己恐惧的原因。因为我再也弄不清,是世界原本就那么丑陋,还是我自己的心灵越变越丑陋。为什么我会越来越看不到美好了呢?我被自己给震撼到了。我的灵心越来越焦虑与不安。因为我不管如何描述,都将是对事物真实的一种背叛。

这个世界是荒诞而无奈的。我那属于公众的良心逼迫我,要求我更加忠于事件的最真实状态来展开和书写。可是,这样的一种真实,会触及我亲密无间的伙伴的敏感神经。他们会把公众共存的劣迹,在我的文字里对号入座,为自己找到那个适合自己的座位。并把一切对众生劣根的白描,当成我无须有控告、捏造给他们罪恶佐证。

我也顷刻发现了,我自己为了探秘,竟然用到近似阴谋的卑鄙的手段。那一刻,我开始唾骂自己。我知道,大家把我放到心里去了,我不管和谁讲话,朋友们都把自己当成了唯一的听众与对象。而我,为了避免这种伤害,不得不考虑彻底的消失。因为这个博客,爱和友情,已经要我丧失了表达的自由。

在一种虚无但真实,清晰残酷的斗争里,伤害不可避免。我为此陷入自我抛弃的绝望。我发现自己竟然如此的卑劣。我突然发现了自己贪婪的罪恶。这个世界永远处于哲学的悖论矛盾困境当中,而且,永远无法解决和根除。我陷入极度的伤感与绝望里:我用头脑说话,就会伤害到朋友,我不说,就会出卖自己的良心。不管坚持或放弃,都是对良心的谴责。而我的表达,注定了注满悲伤和泪水,忐忑和焦虑……..小说的创作,把我带入未知的忐忑里去。

停止,则失去了自己渴盼的灵魂依偎。和一份表达思索的动力。继续,已经举步维艰,我们已经在磨难之中,几乎丧失了赞美的天性!我的良心就这样要我陷入了无法超拔的尴尬境地……(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