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午茶......

关注每一步就很好

 
 
 

日志

 
 

亲吻死神  

2012-05-10 20:51:44|  分类: 随想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吻死神 - 丁香树 - 丁香树

 在某一天一起床我就发觉,很不幸的是,我与卡夫卡的《饥饿艺术家》突然相遇。我被那个瘦骨嶙峋的关在笼子里的、已经被活活饿死的“饥饿艺术家”的灵魂给附体了!在我起床的一瞬间,他的灵魂就趁机钻进了我的身体。

我突然对眼睛看到的食物,产生了生物性的本能性的排斥:我一看到食物就会觉得恶心反胃。我想我的胃口给弄坏了。是的,是弄坏了。我被饿得奄奄一息了,可我不想进食,因为我找不到能引起自己食欲的食物。

尽管我的肠胃中的食物经过了一整个晚上的耗蚀,或许一天又一晚上,抑或更长时间,我几乎滴水未进。早就腹中空空,饥肠辘辘的直叫唤。可我在看到食物的时候,我还是想要呕吐。几乎每一样食物都变得难以下咽。

既然不能吃东西了,我绝望待在屋里,因为无所事事的闲呆着会更加恐惧。我就拖着虚弱的身体走进公园去。我想要亲近大自然了。树叶透过树梢,还是和往年一样的翠绿透明。可我的心情却并不能为因为它们的存在而感到哪怕有一丝一毫的欣喜。我不明白,为什么我那一向热爱绿色、热爱大自然的眼睛也和味觉一样,丧失了对于美丽景观的欣赏与兴趣。

不知道是我的眼睛盲掉了,还是我的心盲掉了。我居然会觉曾经那么熟悉的一切:那种总能要我体验到莫名幸福的柔和体验,在逐步消失。在偶尔感觉到将要抓获它们的时候,竟然觉得会是一种罪孽和愚蠢。我被无情的抛掷在幻影一样的现实与虚幻的夹缝里。

大家看我觉得我还是我自己,还是一个清清淅淅的驱杆。可我看世界、看大家的时候,会觉得一切不过就是一种幻影。我一时给弄迷糊了:是我自己活在梦幻里呢?还是大家生活在梦幻里呢?

大家觉得我在用眼睛看世界。可我自己知道,我一向在用心来看世界。当我忧伤和愤怒的时候,会偶尔唱一唱自改歌词的流行歌,但我觉得唱它们的时候,它们无论是歌词还是旋律,都颇符合自己的心意。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某一种绝望里,就由着性子谱写了一首无名的曲子。我为了解闷儿,也为了打消心底的恐惧,就开始哼哼唧唧的唱给自己听。可旁边就有小鸟一头撞死在树干上,磕破了脑袋,死掉了。我离开树,跑到溪水旁边,继续唱。可我发现,溪水里最小的鱼苗都翻起白肚,不明原因的死掉了。我突然觉得自己歌声里藏着恶血腥与罪孽,我就把自己逼迫到悬崖边上,一个世界无人问津的犄角旮旯,可有一头猛虎居然也一头向悬崖,跳进深渊自杀了。

我知道我的歌是再也不能唱了,尽管我难以压抑想要唱它们的欲望。尽管我依旧悲伤,依旧绝望,依旧饥饿。可我对谁能说出我的经历呢?谁相信我不吃饭,并不是因为我不饥饿呢?没有人会碰到过像我这样不幸的经历,除了卡夫卡笔下的那个被饿死的“饥饿艺术家”那个瘦得骨头还不如一根干柴棒粗的老家伙。

当我停下歌声,静静的聆听地心的声音,也睁开哀伤的眼睛观察世界。这里很陌生,比地狱天堂里都还要陌生。陌生得好像我从来就不曾在人世间生活过。

我很孤独,也很恐惧。我觉得很冷,感觉到了死亡的随时随地的胁迫,我想要获取一点能量。但又要从那里去寻找呢?我抬头看看,太阳还挂在半空里,刺得我的眼睛生疼。我就把自己四仰八叉的躺平罗,晒在阳光底下去。让我的身体的每一寸都尽可能的照到阳光,我觉得阳光也开始变得像幻影一样了。可它可真够毒辣的,我的皮肤很快被灼伤,还一层层的蜕下皮来。

可这样的灼热仅仅在皮肤表面就被阻止,尽管皮肤开始被晒得蜕皮。可我还是始终觉得彻骨的严寒。温暖甚至不曾进入皮肤一寸远。冷得我上下牙齿骨不住的打颤,我抖个不住,我什么也听不见了,世界上的一切声响全部消失了,我只听到自己牙齿骨“嘚嘚……”的打颤声。

活着真是艰难啊,我常冒出这样的念头。也许死了会舒服一些吧。可死亡在大家眼睛里也是一种罪孽,尤其自杀的人。可我真的想要死去,因为只有死去,才是幸福的,才能终结这样的一切!疲劳,饥饿和寒冷和孤单还有可怕的麻木。

有时我也在想:莫非我已经死掉了?要不为什会觉得四周都是梦境呢?我只是在一个漫长的、无法醒来、也无法挣脱的噩梦里徘徊耗蚀。全世界再也找不到和我一样孤独的人了。或许,世界上的人谁也无法感受到别人的孤独。就像一颗心永远也无法到达另一颗心。世界上的距离,最遥远的不是天涯海角,而是心与心的距离。遥远到耗尽一生,也终究无法抵达。

用心听人说话,其实是最不靠谱的。它远比用耳朵听话还要不靠谱!我用心说话的时候,大家会用棍棒来恐吓、打压和驱逐。当我把心丢进阴沟里去,只用嘴巴说着谎言,大家会使劲的拍巴掌。赞扬声叫我常常把谎言当成自己的心里话来说。最后,竟连我自己也给弄糊涂了,我连谎言和心语再也分辨不清楚了。我对说话失去了空前的兴趣。就如我对食物,失去了食欲一样的情形,这中间,几乎找不到分别。

我四周晃荡着的人影一点点的模糊,看不清。很吵,大家还在说着什么。可我只看到大家的嘴巴在动弹!说的内容,一句也听不进去了。声音里会有什么特殊的表达呢?要不就是一些毫无意义的争辩;要不就是一些空洞的爱与友情的表达。人人都说我在为别人而贡献呢,可我明明看到大家全都是在为自己。

满世界能听得到的就剩下谎言了。我觉得难受,快要窒息了,因为我再一次在嘈杂里,感觉到了彻骨的孤独,因为我想说,我只是想要为自己,可上帝对我威胁:那可不行!好像说出实话,就是最大的罪行。你可以犯罪,可以杀人,可以在世界上用恶行为所欲为,只要能够为自己的恶行找到一个无懈可击、甚至是冠冕堂皇的理由,杀人犯就可以成为英雄。但就是不可以说实话,实话说多了,你会被上帝给整死。

再说了,哪些才算是实话呢?十个盲人摸出的大象就有十种样子:有的说大象长得像蒲扇,可又有人说大象长得像柱子。但是,就是谁也不同意别人口中描述的大象的样子,只觉得自己说的才是大象原本的样子。

我腻味了!是的,恶心极了!就为了大家口中自己所说的大象是一头真正的大象,大家可以放下真正的日子,而兴致勃勃的、眉飞色舞的、深恶痛绝的、大义凛然的、悲痛欲绝的……..以各种表情和各种口吻讲着自己看到的大象。

你仔细看看吧,世界终于乱成了一窝粥了。我静静的在惊诧看到的一张张不同表情的面孔,一阵阵嘈杂的聒噪。乱哄哄的,叫我头晕脑胀的。我不觉得自己在某种真实里,而是一种电影的孟特奇制造出来的夸张的动漫剧里。荒诞而疯狂,可人们对此,莫名的兴奋,兴奋得有些诡异。我觉得懵懂极了,这真的就是活着的全部内容吗?我一定是早就死掉了,只有灵魂穿梭于活着的一个个生灵之间,可我自己离开这一切,如此的遥远,遥远到再也无法触及了……..

我想,我必须要找到自己的坟茔,挖掘到自己的尸首,亲眼验证我已经死了,的确是死了的。然后钻进坟墓里去,和肉体一起腐朽掉!任由灵魂毫无目的漂泊,这太离谱了,太空洞了,也太可怕了,你知道吗?我需要知道,我此刻游走着的,到底是肉体还是灵魂。不论怎样,它们多必须合二为一了,因为它们分离得太久了,太久太久了……我的疲惫也持续了太久太久了…….我就像是那个捉住过死神,曾经把死神吓跑的人,没有人比我更渴盼死亡,可死神却躲着我,它遥遥无期……我就这样拖着疲惫的,流尽鲜血的身体在天涯的尽头流浪,我在等待死神,我在祈求死神,央求它,将我解救,看到死神,我就勇敢的上前,拥抱并亲吻他………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4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