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第三部......

暂别博客,为了一个崭新的梦.....

 
 
 

日志

 
 

《废墟》之二  

2012-05-27 18:33:18|  分类: 随想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废墟》之二 - 丁香树 - 丁香树——自由只能出现在书架上

  废墟上的等待几乎是绝望的。从我自觉自愿的站在废墟之上构建梦幻的那一天,废墟给了我不尽的期冀与寻找的幸福,同时,也不断的吞噬、埋葬着我的所有期冀。对于废墟,我注入一份世人无法理解的痴迷。也因痴迷让周围的目光充满了恶意的讪笑和嘲弄。

但我知道,我除了痴迷还是痴迷。有时候我也充满诅咒和痛恨这一切!为什么我偏偏选择了文字,这个天底下最孤单的兴趣。可我没有办法救赎我自己。我弄不懂,到底是文字找到了孤独,还是孤独找到了文字。可它们却双双死死的缠绕在我的灵魂上,驱逐不去。

我在这里等待什么呢?废墟吞噬我的一切梦幻、希望、渴盼以及快乐。可我疲倦的站在原地。我迷恋废墟。因为它可以最大限度的保留真实和自我。它是自由的。人生当中没有什么东西比有限的自由更加可贵。我们能够享受到的自由和真实实在太少了。废墟,它终于以文字的形式解除了某一些囚禁。让我在劳作的空当孤独而又感伤的慰劳自己。还原一个比现实还要真实的自我。

我痛恨生活的假面。人们个个就像演员,完美无缺的表演着华美的一面。说着无与伦比的谎言。我总也弄不懂,不管是人生还是文字,一旦进入公众的视野,人们的做派就已经不在是自己,而是一个天然的演员。卖力的表演自己。生活和文字都失去了自我。人们开始在可悲的作秀,一场场的用作秀来掩埋自我以及自由。

高贵是什么?就是为作秀准备的华丽辞藻。纯粹也是为作秀特别量身度裁的剧服。我害怕人们提到高贵与纯粹。那会叫我作呕,也会叫我心寒。一个凡人除了遵守不得已的囚禁,除了自己没有智慧没有勇气,也或者为了根本就找不到自由的绝望时候,他还能做什么呢?就说说荒吧,纯粹与高贵就孕育而生。纯粹的何尝纯粹过,高贵的又何曾高贵过?

除了孩子的眼睛里,保留了纯粹的快乐,我从很多成年人的眼睛里只看到了悲苦和浑浊。有时我也在想,是世界把成人的眼睛变得浑浊还是成人的眼睛里总能看到一个浑浊不堪的世界。我无法回答自己的提问。

我自己是卑微的,如一粒尘埃。卑微到令自己绝望。我在努力的改变一粒沙的命运。也或许是用文字忘却一粒沙的命运。犹如痴迷一段游戏,玩到忘情,以此忘记时间和等待的漫长以及绝望。想要将这样无望的空白用一种温暖和谎言来填充。而文字,恰恰是我最顺手的填充物。

而废墟,它是完完整整的独属于我的。那里有我的爱和自由。尽管,那里只有我对于世界的爱恋,世界就从来未曾容纳过我。只有这一份热望是唯一的纯粹,尽管它根本无法谈到高贵。我因此拿生命来热爱废墟,因为那里埋着一颗裸露的自我,还有我可贵的自由。

废墟以母亲的耐心来等待,抑或以父亲的静默以及严厉加以催促,鼓励我耕作。尽管这种耕作里埋藏着难以担承的疲惫,和无奈的陨落!但它可能就是通往彼岸、真理以及爱的最短通道。希望成了我唯一的支撑,像黑洞一样难以抗拒!

废墟它是世界唯一独留的一份清醒。它对我温柔的包容坦护同时也残酷的鞭策。它几乎和我爱它一样的爱我,因为我是唯一能够走进它的荒芜,刨挖它的荒芜,并且以最虔诚姿态驱逐它的荒芜,想要在废墟之上建造一座黄金之塔的那一个痴人…….

或许,废墟和我一样的期待,一种超拔的美丽。这样的超拔之美蕴藏着我们的忠诚和背叛,我们的抗争与屈服,我们的自我和非我,乔装的真理,垂直的人生!以及担承的痛楚与幸福。一个忠诚和虚假堆砌的真实而梦幻的世界。

我的精神和废墟几乎成了一体。分不出彼此。我企图在此找到一份疯狂和燃烧,属于时代的也属于个人的癫狂。一种真实的叛逆抑或皈依。就像一个真正自由的人类那样,绚丽甚至突兀的活着,活得如一场烈火,以毁灭的决心与牺牲的姿势立于废墟之上。

我想要想要撕碎这难以忍耐空洞与平庸,在一种突兀里寻求出路。开始了漫长的跋涉,想要获取一种突兀的极致以及美丽,但同时,也寻求一种融入的根基。以超拔之美寻求一种浑厚的融入大地以及历史的和谐之美。最后完成一种对于泥土的永恒皈依。

虽然废墟之上的东西,也许很多并不值得保留和赞颂。更多的在遭遇抛弃。在经历的某一种甄别。也许这甄别的目光本身真的是真知也许仅仅只是一些愚蠢。谁知道呢?

可废墟,曾孕育了无数伟大的灵魂。尼采、卡夫卡、梵高、曹雪芹、达芬奇……他们都曾这块孤独静寂的废墟之上绝望的建造,使废墟成为最具魔力和最孤独绝望的灵狐收容地,以及一个创建“不朽”的神奇魔地……

寻找吧,再努力一些,我点燃自己,点燃废墟,在火焰里就像凤凰一样浴火,涅槃重生……趁我还足够年轻的时候,尝试这样的超拔和突兀。不管它美不美,不管它是否存能够融入泥土的真实。

尽管太阳已经西坠成夕阳,成群的鸽子在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上空飞旋,那里,因遥远,也就更加需要毅力跋涉。

夜终于来临了!我只有忍着眼泪,忍着痛楚,用孤独为自己亮起一盏灯,为自己照亮。努力使夜变得温柔而透明。就像一个体贴的情人,再也没有比孤独更加深情纯美明亮的情人。我可以拥抱自己,拥抱梦幻的。用孤独拥抱坚毅,在废墟里沸腾,也更在忧伤里微笑…….

 

(未修改......)

《废墟》之二 - 丁香树 - 丁香树——自由只能出现在书架上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