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第三部......

暂别博客,为了一个崭新的梦.....

 
 
 

日志

 
 

时代的病人(之一)  

2012-06-12 18:47:20|  分类: 随想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代的病人(之一) - 丁香树 - 丁香树———星星是夜空中留给你的眼睛
 

每一个时代都患上了具有自己明显特征的疾病。毋庸置疑,我们的时代也是患上疾病了的。一种匆忙、冷漠、混乱、焦虑不安、和信任危机集体爆发的疾病。有时我在想,我自己可能真的像朋友们眼睛里看到的,我不属于这里,我不属于这个纷乱匆忙的时代。可我该属于哪里呢?一个曾经避世的但已经丢失无处可循的桃花源。

可这样一个桃花源它果真存在过吗?是的,它曾经在我的心里扎根了整整的四十余年。我被文字以及人群,突然带到这样一个拥挤的世界。我被彻底的掩没了,比旁人更加惊诧敏感的察觉到了一种属于时代的病痛!我用来自桃花源的思维排斥以及接纳着这样的纷扰和拥挤。我试图抓住它、分析它、适应它最终战胜它。

可是,我绝望的发觉,我不可抗拒的被沾染了时代的病菌,并且开始高烧不退。陷入瘫痪与昏迷。在一个如此疏离与陌生的世界,我终于以短暂狭隘的视角获得的短暂不曾参与以及渗透的清醒之后,陷入了比旁人更加无助的低迷。

我时常问我自己,我有权去碰哲学的命题吗?一个寄生于这个时代的远古人类,一个不通事物的异乡人,一个时代身份模糊尴尬的愚昧人。我有何资格以及智慧来碰触哲学这样一个严肃而又庞大,以及具有沉重担负责任的时代命题呢!

哲学该是是活着的人类,人们对于哲学的需要,是源自于自我个体最真实的体悟:为了更加清醒的认知某一种焦虑和环境的围困,思考者需要理清某一种混乱与焦虑的来源。试图通过战胜自己的姿态来战胜一整个时代。哲学该是一个存活着的真实的人,真实的体悟和思想,而不是某一种表演中的状态。

我以一种原始的状态,敏锐的感知到文学在垮塌,以乘坐电梯的速度。它的垮塌源自于一种人类对质朴情感的丢失,快节凑的现代步履造就了人们心灵建设的荒芜与可怕,造就了精神废墟的日益扩张和加剧。

当一切精神的需求被物质化的简约掉,货币成为人类唯一的一面还亮着的旗帜,每一个人都处于某一种急功近利的焦虑时期,急吼吼的奔波向明天,焦渴的奢望前程与未来,设计规划自己的人生,忙乱的步履,疲惫的眼神,赶走了内心的一份恬淡与宁静,人们忘记了静静的体悟生命本身的丰富与细腻,就如尼采发现的:“一切悠闲和单纯的消失”,实质上就是文化与美感彻底丢失的根源,我们失去了为心灵寻找抚恤与安慰的能力,一切信仰都在丢失与垮塌,就是“文化整个被连根拔起的征兆”。

与其说哲学缘起于灾难,不如说哲学缘起与围困。是时代赋予时代中人们的巨大生存困顿以及渴望突围的冷静的思索。思索里充满无奈也充满了期待。“担承”着对文化、美、精神抚恤以及信仰垮塌的痛苦梳理以及大无畏的探究。

思考者是痛苦的,他们以个体最敏锐的洞察力和超前的视点来注解生命与外围环境之间的关系,探究的素养要求思考具有超拔时代眼光和气魄。站在永恒的观点上来顿悟人生。但遗憾的是,思考者自己正真真切切的生存与时代大背景里,他们自己的身上就已经不可避免的沾满了时代的病菌,时代的迷茫也一样会毫不留情的吞噬着他们……..超拔思想与超拔生活一样艰涩与不易。

世界是如此的悖论:思考者常常需要超拔时代的勇气与智慧来超拔世界的“大和同”,从冷僻的荒野另辟蹊径,来完成对现状围困的发现、说出、疏导甚至企图自己去设计崭新的途径。可往往惨遭来自现实世俗陈规滥调的残酷打压。思考者可以具有作为上帝的头脑与智慧,毫不避讳一吐为快和具有迫切说出他们“发现”的冲动,享受“发现”的激越狂喜,渴望与人“分享”的快感,但是,这些来自荒野捡拾的果实,还是要经过时代现实舌头的品尝,来断定它们是否具有毒素,以及某种实用价值。

捡拾的过程,充满了对荒野畏惧和热望,奇特的冒险亢奋有时会把探究者变成了一个单纯享受玩乐的孩子。忘记了时代与自己,这种玩耍中的过程就是体悟者最大的奖赏和慰藉。也是对于生命最奢侈的犒劳。

然而,荒野的历游终究离不开现实的滋养。就如飞的再高的风筝还是要归附与大地,他们始终属于这片大地的,归来的游子,带着路途的疲劳,和口袋里未经占卜的果实的忐忑,自己承担了和口袋里等待检验的野果一样的命运,来接受属于泥土的审判,带着再也无法归属泥土的焦虑与绝望。

时代的病人(之一) - 丁香树 - 丁香树———星星是夜空中留给你的眼睛

 尼采终究无法抵御来自泥土的残酷检验,这颗野果还是在有生之年,抱着无法回归泥土的孤寂、郁闷、以及沮丧,被排除在外,始终未能找到一块温煦容纳的土壤,尽管在他的身后那颗果实穿越时光的隧廊,抽枝散叶,大放异彩,但尼采的肉体凡胎也还是被活生生的撕碎,一起碎掉的还有他的顽强........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227)|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