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午茶......

关注每一步就很好

 
 
 

日志

 
 

飞鸟的痕迹  

2012-10-31 10:02:2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鸟的痕迹 - 丁香树 - 丁香树—--

 

其实我陷入了某一种迷惘里,我想陷入这样迷惘里去的绝对不止我一个。

我们这些基本脱离了实际生活,而在另一种存在状态里舞蹈着的一群人,本来想要获得创作的欢愉,最后却掉入了精神磨难的深渊。这些在现实基本丧失了政治能力和手腕的一群、也或者根本上抛弃了政治的一群,为何会在文字的交往里将政治搬迁进视野。这始终让我觉得诧异和别扭。也同时激发了自己揭开谜底的强烈愿望。我们在经历到底是什么?它们真的是政治吗?我怎么听起和看起来都始终觉得是无比别扭和荒诞呢?

在此处,我们受尽精神的磨难。然而,尊重当下环境不躲避,而是尝试分析它,我想也是当下很多朋友的期待。逃避和龟缩在旮旯,始终不会为我们的思考的困境提供清晰的出路,口口声声的说要认知自我,可又妄想逃避喧嚣,躲进个人的幻想的狭小视野里,那种个人与环境的脱离,能解析到人性的全貌吗?思考的道路注定就不会有坦途,也许等待我的将是一条死胡同。

一个博友的一句话令我我深深震撼:“渴望灵魂的求解犹如渴望重生”而在我这里则变作了:“渴望灵魂的求解大于渴望重生”我陷入生存的困惑久久挣扎不出来,为了结束苦涩和眼泪,为了一个胭脂一般美丽的晨曦,然而这样美丽的未来它会存在吗?

生命犹如一枚叶片,在时光的耗蚀里生机耗尽。时光再也没能回到过去,那种怀着纯净的甜蜜,专注地俯嗅一朵花的清香的柔软再也回不来了,我们的身后仅仅留下一地记忆的残片。甚至不敢回头观望,每一次的回首会令自己潸然泪下。我再也鼓不起勇气捡拾逝去的一切,也再也没有智慧去重塑未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低首弄虫”的童真真的消失殆尽,这真是一场可怕而令人沮丧的灾难。

思考和写作成了我唯一的乐趣。也是我此刻手里仅剩的苍白寄托。人生的道路短暂但也漫长,道路太过漆黑了,有时自己竟没有勇气尝试一个人走下去。孤独常常将自己彻底包围,无边无涯。尽管我将自己抛掷在喧嚣和拥挤里,受尽眼光的拷问和鞭挞,对黑暗中一个人的恐惧,抱团取暖的热望还是为我提供行走的力量和勇气,我依旧依赖那些充满伤害的人群,更何况,那里还有我依赖的朋友和我的梦想。

我在寻找什么呢?一方最为廉价也最为昂贵的净土,平等、自由、自尊、理解、包容、没有伤害和猜忌的伊甸园,一个没有眼泪的精神家园。我一直在找寻一片精神的乐土,让灵魂安然的栖息不再流浪。可以在漫漫的旅途平静愉快的相依,波澜不惊的微笑着搀扶着,没有不安和恐惧,一个微笑的会心颔首和长久专注守望,一个安详平静的灵魂归属地。

漫漫人生途,能陪我们走过一段路的人真的太过珍贵,珍贵到可以忘记相处时的一切不完美、和不愉快。人生又是那么的短暂,短暂到不忍心生怨恨。我们相依的时间短暂到来不及珍惜,何必去苦苦去做愚蠢的求证和检验,能陪伴的时候,虔诚的陪伴,就弥足的珍贵。

我总是在微笑的时候,眼睛里会同时铺上一层泪雾。眯起眼睛幽幽的一声叹息,一种疼痛和苍茫的失态……人生太苍白无趣、孤独。逼迫着我们找到能够追逐的东西。哪怕追逐得无比惨烈和头破血出,也比一潭死寂的等待死亡时的恐惧要令人着迷。是的,我们需要一个活着的理由,更需要一些活着的勇气……

人生可供审阅的无非是不同的经历,对于写作的“堤坝”和人生的记忆,一切磨难我们只能当做财富!在这个喧嚣而难得的圈子,它因何诞生已经不再重要,也不再因谁会沉默消失。但却为我们提供了极好的思考氛围以及思考资源。

人是害怕一个人走路的,抱团取暖和激励远远好过没有比较的,一个人在黑暗的旅程茫茫无期的行走。即便争吵,也比伸手不见五指的恐怖的茫茫黑暗和孤独要来得踏实。但请记住,它绝非虚无,它是存在的活脱脱的人,以及人与人之间黑的作用。

那么,我抛弃一切的成见,用温情将内心充满。世界的美好和恶俗是共存的,但很奇妙,你的心境帮你发现感知了一切冷与暖。当你重新看到温情的时候,世界的僵硬也在你的眼睛里溶蚀……

回首思量,我们在经历的是杀戮和政治吗?亲爱的朋友,我们经历的是不同的眼界和不同的视野在把控下诞生的累加矛盾。在这里人人都觉得有欺瞒,看不到实质以及核心,结果人人都弄得精疲力竭。这里的冲突不是文本和思考方向的问题,而是每一个人截取了不同的介入视点和极端的思考方式。

我始终觉得,不管是哲学家还是抒情诗人,一旦用“自我”的纯粹来观摩世界,眼界上的束缚,要思考者一生只奋斗于认知和改造自我。从“自我”入手来解析人性。他者的苦痛只成为了一个隐匿起来的不清晰符号。我陷于我的眼泪里,为了不在流眼泪而书写。他所有的参照都是来源于自己。

不可否认,这样的解析虽然会令个人的才华发挥到极致,但最终的成功就是:从个人天才走向世界的天才。但它收获的却是审美性的价值,而非真理的金黄钥匙。解析到最后,我认识到了自身的有限性,而世界还是原来的样子。最终陷入我就是世界和群人——一个自我幻想的荒诞怪圈,最终忽视了世界的主观存在。

而另一种极端,则是个人的主观意识已经被意志摆脱出来,服从了主流意识。这样的过度则导致了温润人性的滋养,忽视了“自我”个人的真实性存在,个人的存在必须服从集体,人的个性光辉和尊严早已被忽略或是架空,人失去了根本上的对自我本身的认知和反省。我们最终陷入了激流和漩涡里,一种可怕的迷失,个人的人性光辉的彻底溶蚀和消弭,迅疾丧失了个人尊严为代价,侵占到私人空间的每一个孔隙。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强硬和难堪的强制环境。

到此,我不禁一声长叹:其实,真理的金钥匙不在我们任何人的身上,而我们急需的是某一种中和和介质。我们必须抛弃那个黑暗的深潭。从两种极端当中跋涉出来,既不要故步自封的终生将自己关进狭小的“自我”里,试图通过辨析自我来辩析世界。也不必把自我淹没在世界的主观存在里。我们必须垂直的站立,在纷杂的世界和喧嚣里,找到一个真实的自己,拥有私人的尊严和个性价值。

找到我与环境的关系,还原出自我的真实性,和存在的真实性,才是终结混乱的根本。真理也许就藏在那里……所谓的“垂直的仰望星空”,不过最大限度的保持各种客观的真实。保持心灵探知的纯洁和童真。

我们的一切努力和一切牺牲都是想要终结野蛮,但文明恰恰像一条无法逾越的银河。你、我、他,还有很多人,为此努力着,蝼蚁一样的卑微,但又苦苦挣扎于渴盼生命的顽强。每一个生命都折射着灵魂不屈的光泽和令人动容的渴望。

然而我深知,在扎根越深的地方,环境就越加漆黑,同时人们也前所未有的渴盼光明——因为你在那里,可以突然在混乱里,抵达某一个制高点,突然之间就看到了一棵大树的最根基之处的盘根错节,一颗大树毫无掩盖的全貌。那一刻的兴奋和快乐,没有什么可及。这便是我此刻最廉价、卑微的奖赏。

“天空没有鸟,但它的确飞过了…….”为这样的一句话,我哭了,那是每一个生命美艳、悲壮的恋曲,生命真美啊,“飞过了”竟是那么短暂,可终究为自己飞过,因几乎留不下痕迹而越发显得美丽、悲壮,眷恋到令人心碎……..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