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午茶......

关注每一步就很好

 
 
 

日志

 
 

我是谁  

2013-11-03 09:36:07|  分类: 走进形而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谁 - 丁香树 - 从创始到涅槃
 

我是谁?这始终是一个令人震惊和迷惑的问题。对“自我”本质的探寻又将是一个怎样荒诞的骗局?

黑塞告诉我们,“人是一颗葱头”,它由数百层不同的皮(自我)所组成;……然而,如果你剥掉了葱头的外皮,你还会发现更多的皮;而当你剥到最后一层时,它就一无所有了,没有核心、没有灵魂。存在的只是一层一层的皮,那就是我们在生活当中扮演的各种角色或众多的自我,而“本我”压根本就不存在。

其实并非只有哲学在一层层剥离事物之后才发现了事物并没有本质。佛教同样发现了这样的空无:金刚经四句偈:身空、心空、性空、法空。讲的就是事物无自性,人无自性,自性无性,所以讲述这一切的道理也无自性。

换言之就是:(自性)各个事物都有前因,(种子)不灭,不停受到(熏习),受的原因和过程,可以有“共业”和“别业”。每个人的所谓的“自我”不过是由社会关系造就的一种表象。这点和洋葱哲学和心理学的“格式塔”相似。

如果走自然科学的路线:人体不过是一场在偶然当中通过“核聚力”凝结起来的一个原子巢穴。借助大脑这个致密而严谨的序列有效地结束了少量原子之间每时每刻所做的毫无头绪的热运动。“有序性”使得单个原子的运动不能有规律呈现,从而使得我们能感受到的总是生命体的整体特征,而不再是某一个原子的单个感受。

但不论我们感受到的生命体验如何新奇,它都被机械地看做是一场质子从凝聚到衰变的自然过程。这严谨但过于机械的逻辑式解读,对我们体验到的生命的痛楚没有任何帮助。

其实,思考者一直在做着自我本质唤醒的工作。那么,我们能唤醒的究竟是什么呢?难道仅仅是为了找到那个令人绝望而悲观的巨大虚无吗?

那个被黑塞称作毫无本质的洋葱,它却拥有一套完整的胚芽,可以孕育新奇的生命,它的自然序列复杂到足以让自然科学研究者头晕目眩!

假如时光是立体的,场景像电影胶片一样分分秒秒地在连续着的一张张剪影,我们是上帝在时光开端上头某一个环节上的一个复制品。每一个微小经历上的变更,都将诞生出令一个无以复加的上帝,那么,就诞生出了不同经历下的无数个上帝,他们彼此都不再认识。

他们是上帝本身,却相互否决着。那么我们只好被迫地承认变化的作用,以及环境对生命的后期塑造。是运动导致了那个原始的自我不可逆转的消失。

生命中所有的恐慌感皆来自对变化的未知和不适。

弗罗姆认为:母爱是自然之爱,一种无条件的全方位庇佑,也是每个生命最需要、最渴望、最莹润的部分,但它不具备社会性。父爱则更多携带了社会价值观的成分,多数时候必须靠努力才能赢得。让我们学会用创造自我价值来获取被爱的资格。因此父爱更加贴合社会关系,父亲是第一个带领我们走入社会的人。

弗罗姆认为:一个成熟的人最终能达到的既是他自己的母亲,又是他自己父亲的高度。他发展了一个母亲的良知,又发展了一个父亲的良知。“我”便诞生了。

简单点讲:“自我”就是一种以家庭为单位从小建立起来的原始是非观。它形成了个人对世界的最初印象,构成了最原始的世界观,即黑塞洋葱哲学的胚芽层,也被心理学称为意识的“防御机制”。

这个防御机制并不完美,它充满了缺陷。当个体走向社会,面对复杂的社会关系,那个原始的“自我” 在处理繁杂的事物时,总会显得相当吃力。面对社会生活当中的矛盾重重,这种防御机制很容易遭遇挫败甚至摧毁。让人陷入无限的焦虑和失衡当中。

我是谁 - 丁香树 - 从创始到涅槃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4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