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第三部......

走向未来……

 
 
 

日志

 
 

认知 。思考的理由之一  

2013-12-31 20:02:44|  分类: 默默的眼睛看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

有人说读书和写作都是一项孤独的事情。文字里似乎总会有某些令人感伤的东西,那种感伤它到底属于写作者的专属呢?还是人类暗蕴着的本质孤独?

文学表达的最终推进力就是蕴含在表达者内心的某种“文学痛点”。它不光属于文学的,更属于人生中的缺憾甚至历史性缺憾。文字表达几乎是生命的需求,我们需要籍文字来溯源、诠释、释放、解压这样的情感……

个人不幸是社会机构缺陷下的产物,而社会性的灾难总是出自于家庭和个人灾难的累加。归根结底,所谓的“文学痛点”它属于历史病垢的沉积。思考所探索的恰恰是为了消除这些”痛点”直到更加文明和人性化模式的出现。

中华民族在贫穷、战争、自然灾害乃至政治浩劫当中浸泡得太久太久了,回眸时我们依旧能够清晰地看到她满目疮痍。一些难以磨灭的历史性创疤中,我们究竟能继承些什么?能酿成真正海啸般灾难的,背后深蕴的恰恰是难以戒除的民族性缺陷。

或许我们能从民族心理学中寻找到某些答案?

一位搞学心理学的朋友说:“亚洲大部国家属于农耕民族,由于劳作方式决定了一定的思维模式,因此它的行为模式与社会相适应。尽管现代社会进入商品社会,但有些观念还停留在农耕年代,或者说在潜意识里。”

小农意识始终占领主流。我们需要和小农意识作艰苦卓绝的斗争。

写作者在等待着什么呢?民族需要一把锐利的解剖刀,尽管需要经历剜骨之痛。然而谁也不知道,使命的旗帜能够举在的手里。在历史的陈迹当中,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反思。我们民族的眼睛总不够明亮,鲁迅的《药》里满是焦虑、无力和痛心。

社会的文明程度并不是看你拥有多少花园洋房和物质积累,一个民族的思考素质决定了机构的运行尺度。而常被我们挂在嘴边,说得最多的就是“人权”问题。即便给大家再多权利监督,恐怕也很难有人知道该捍卫些什么……与其说民众缺乏人权,莫不如说民众缺乏明亮的眼睛,什么时候大家知道该捍卫什么了,那么监督才真正生效。

在金钱成为信仰,娱乐引领审美的今天,挖掘知名人士的私生活成为现代记者和编辑的使命。真正机构之中蕴藏的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却被置若罔闻。他们除了不具备针砭时弊的慧眼,更加没有担当使命的良知。

如果追问什么是更严肃的爱?我的一个朋友说得好“管理就是最严肃的爱”,当然是指将良知摆放在胸中的时候。

对于一个不在管理位置上的思考者,在此处议论使命就已经是一种狂妄,令我一吐为快的只是一双观望世事的眼睛和从心底向外打开的一扇窗。那么就闲话一下文学和艺术吧,也仅仅是作为个人视角的闲话而已。

何为艺术性呢?就是艺术者必须保持自我独特的个性,如果走在中庸大同的道路上,艺术只能走向死亡……不光对于个人如此,对于一个民族亦是如此,因此才有了“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我们需要有自己民族个性中最独特和魅力的东西,来征服和引领世界文化的审美,如果什么时候做到了,我们的民族文化才能真正的崛起……

我们现如今的文人容易走极端,一方面为了拯救道德滑坡,在国内掀起国学热潮,没有甄别地去照本宣科。殊不知在传统的文化里,贬官文化最为璀璨——一种对闲适文化的崇尚,内里有太多对社会担承力的消极影响,产生出避世的生存态度,抑制了人对环境与生存之间的有效思考,导致了民族对自我个性的遗弃以及生命激情的丧失。鲁迅先生的《阿Q》就生动地揭示了这种民族整体的麻痹性。

另一方面,一些人完全抛弃了国学,将传统文化当成了破铜烂铁倒进了垃圾箱,全盘接纳外涌的思想,导致民俗最精粹部分的丧失。那么这意味着我们的主流文化将消失不见。世代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人们,这里有太多记忆和情感,还有很多真正美丽灿烂的东西值得继承,我们也终究需要自己的文化主流和方向。

批判的继承需要慧眼和勇气。

在当下,孔子思想屡遭质疑标志着质朴世界的终结。将人类的思想重新引领回质朴的世界只能是国人一厢情愿的期许。意识形态已经演化的过分纷杂,分析处理世界必须具有更加开阔的眼界,才能处理好这个复杂的世界。

当我们奉一个人为圣贤的时候他造的孽也就开始了。每个人心里都有座巴士底狱!那个由“圣贤”携带着他们自身和时代局限构造出来的世界,终成为一个真正天堂和地狱同在的地方。越是智慧的思想越是具有强烈的遮蔽性,其影响深远。有时候成为视野和运行框架的最大障碍,这强光的污染伤害了世代辨识的眼睛。

恐惧来自对创伤的不愉快记忆。因此我们总是在背离父辈的道路上挣扎,但最终还是继承了父辈的面孔。这是在自觉和不自觉中形成的。

旗帜的力量也许是为了最终消亡旗帜。我们不再需要圣贤,也必须从个人崇拜的泥沼中走出来,提倡人人学会入思、辨识和参与。任何历史时期平民都是比较悲剧性的:和它挂档的总是牺牲教育和廉价商品的供应。也许圣贤的优越感被取缔的时候,人类才真正抵达了文明和平等。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