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午茶......

关注每一步就很好

 
 
 

日志

 
 

读海子,品人生  

2013-05-29 20:48:12|  分类: 随想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海子,品人生 - 丁香树 - —--飞翔
 
读海子,品人生 - 丁香树 - —--飞翔
 


《新 娘 

——海子
故乡的小木屋、筷子、一缸清水
和以后许许多多日子
许许多多告别
被你照耀

今天
我什么也不说
让别人去说
让遥远的江上船夫去说
有一盏灯
是河流幽幽的眼睛
闪亮着
这盏灯今天睡在我的屋子里

过完了这个月,我们打开门
一些花开在高高的树上
一些果结在深深的地下


1984.7

走近海子,总是被他含蓄而美好的表达给感动。海子写下《新娘》的时候,是19847月,应该是从北大毕业后,分配至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哲学教研室工作没有多久。虽题为《新娘》,实际上海子未曾结婚。可见《新娘》是源自海子内心对婚姻和生活的一份向往;以及对于“静好”的深深渴盼……

 

故乡的小木屋、筷子、一缸清水
和以后许许多多日子
许许多多告别
被你照耀

扑面而来的,是宁静素淡的描述:小木屋、筷子、一缸清水……一种淡泊的向往,“和以后许许多多告别”,也可以解析为许许多多对未知的迎接。一副崭新的人生画卷被铺陈得如此生动。

而这一切,将都在“被你照耀”的光芒里,安恬的进行……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筷子”,被用作诗歌表达的道具时,传递给我们的总是浓郁的民族气息:这中国独属的餐具,要我们闻到了强烈的乡土气息,和浓郁的归属意味。

今天
我什么也不说
让别人去说

让遥远的江上船夫去说

是啊,作为人生扮演中一次最重要的角色---“新郎、新娘”,家正如一个新生的蚕茧,将两个不同的个体,茧结出共同的命运!两个陌生生命将毫无间隔的耦合在这个仪式之后……使得这个仪式无法不庄重。

这深度的参与,已经超越了语言,只是静静的、澎湃的感受着。几乎蕴藏了生命的全部投入和幸福、以及对婚后日子的美丽遐想和期冀。

这份期冀的所有来源就是:

有一盏灯
是河流幽幽的眼睛
闪亮着
这盏灯今天睡在我的屋子里

遥远河道里,那“幽幽的眼睛”,曾经藏在“众生里”。那么隔膜的状态,而今,却睡在“我”的屋子里。一种结束漂浮的永久落脚——心灵与心灵、生命与生命、经历与经历的契合——以“家”的形式,完成了生命本质的扎根和最高归属……也意味着,孤独的终结,和美好的开端……


过完了这个月,我们打开门
一些花开在高高的树上
一些果结在深深的地下

生命当中最丰饶的种子,都将在这样甘甜的依傍里完成!一个家园的诞生。

 

看诗的时候,我会忍不住眼泪悄无声息的滑落……与其说诗歌是海子对婚姻和生活双重期待,莫不如说他在潜意识里,书写了自己生命里最缺失的东西:灵魂的孤苦与漂泊无依。

海子自杀前,曾经写下了很温暖人心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的自杀,仅仅发生在大约距离《新娘》5年之后: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1989.1.13

 

我们不难看到,诗人所渴望的,都是在他的世界里早就陨落或缺失的东西——包括海子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孤独的海子,对温暖和偎依的呼唤,要人动容。

不管是《新娘》里的“小木屋、筷子、一缸清水”;还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里的“喂马、劈柴,周游世界”。无一不透漏着一种信息:对“静好的神往。期待越强烈,越是渗透着失却的残酷!

中国的文人,始终是在闲适文化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一辈,也有人称之为“贬官文化”。在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里,也强烈的透漏出了避世倾向,它掩盖了生活艰涩的本质。

这被粉饰的和平下,隐匿的却是更为深刻的苦涩与挣扎。

中国人文文化受 “闲适文化”的绝对认识影响太深了,缺少了现代快节凑生活的紧张感和竞争力——避世的心态,像烙铁一样烙在国人的心坎儿上,以至于模糊了对新生事物的机辩、把控、应对意识和该持有的积极态度,甚至丧失(放弃)了对未来的正确决策的果敢。(或欲望)。

回忆几乎成为了他们顽固的精神支撑——一座泡沫幻影的城池。

有人说:回忆一个人,也许只是在缅怀一段陨落的时光。 是啊,怀旧的情结,不过是在一些旧熟的影像里,去翻找时代的感觉。那是生命一路来的见证,因此会不自觉的维护,并努力捍卫它的存在——它是生命留下的历史沉淀。

海子也不例外。更何况他是一个在乡下慢节奏生息环境下长大的孩子:质朴简单是他自身携带的天性。

在《新娘》这首诗歌里,海子在心里安下的家,还始终停留在故乡里。海子对乡下生活的归属感和熟稔度是契入灵魂的。从另外一个角度:必将对都市生活产生严重的隔膜与排斥,从而导致了精神上的孤独与漂泊感……

经历塑造了心灵,环境塑造了人生。而境遇成就了记忆和经验,年轻的海子,沿袭了缓慢和陈旧的嗣席: 他的身上有太多上辈人的经验遗留,像不可根除的烙痕。就像《传统与能力》中所谈到的  “影响的焦虑”,并时无刻不在发生作用。但时光和过往却越追越远,越执着越显惨烈!

海子,一个乡下的孩子,考上首都名校,让乡亲父老当然也包括他自己,对未来和人生充满多大的憧憬啊!

但现实是残酷的:个体对生命最严肃的追问,常和大环境下的淹没感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并毫不留情的捣毁了卑微个体那个无限绚烂的梦。

现实和我们的期待总是相去甚远!有时候是回忆更加剧了我们的痛楚。荒诞感如此深刻的呈现在存在当中,个体不得不在节节败退里学会苟且,放弃对严肃性的最大坚持,才能使自我存在相对轻松。有时对执着心理的适度妥协淡忘,也不失为一种人生的智慧。

年代和敞开式的环境决定了很多东西,开化就像呼吸一样自然的存在于时光和历程里。

“年轻”(年代和环境)对时代的感触和把控,几乎像呼吸一样的自然。他们是随变化成长起来的,本身就是时光中更迭中的一部分。他们身上,没有腐烂的枷锁和桎梏,在他们心无旁骛奔跑在历史长河的时候,父辈却正站在和童年告别的凄怆里无限地纠结,蹲在一片没落的废墟上哀戚…….

年代和环境,都成为一种视野上的界限。没有人能最有效的评估决策的绝对准确。那么我们能为未来支付些什么呢?

唯一通用,亘古不移的,是人生对严肃性的最大努力。

我们甚至常常警告自己,要“尊重自己的选择”。可当选择面对因视野局限或无常变更造成的无尽弊端时,我们又该怎样坚持初衷呢?

实际上,人天性中对生命历程做严肃选择时,无一不透漏着曲折和艰涩,抵达在任何一处,都何须再多余追问其严肃性呢?“严肃性”早已经陪伴了你人生的全程!这“慎重”下的心灵的决策。不过是一种性格外显的宿命。

性格决定了命运!千金散尽还复来——这是李白的诗句。在有限的生命里书写出这样的豪迈行径,是近乎愚蠢的:我们那可怜而有限人生的储备,和稍纵即逝的生存机运,都不足以支配一个字!

李白凄惨的晚景是可以从性格预见的,即便有一个远景的、谨慎的、周详的规划,也未必能实现“安好”的结局。更何况在肆意的挥霍里.......

心灵上的巨变,往往伴随重大灾难。人们对苦难规避的渴望下,做出的对相对轻松状态的努力尝试。

 

可经历本身,容不得你去后悔,坦然的接纳,即为对自我存在的最高尊重。

 

 

 

此时,我们唯一能做的:脚踏实地的去生活,抛掉旧时光和缅怀,学会往前看,并学会筹划明天的走向。同时,降低对未来能见度的盲目乐观,用坚实的心态来迎接未知中的艰涩。有效地支撑自己的前行的信念……

  评论这张
 
阅读(531)|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