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午茶......

关注每一步就很好

 
 
 

日志

 
 

哲学与解放  

2013-07-11 17:00:59|  分类: 随想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哲学与解放 - 丁香树 - 旁观者的博客小居.......
          特洛伊战争之后,奥德修斯经历了整整十年的漂泊。正是这十年,让他经历了无数次匪夷所思的历险,成就了荷马史诗的第二部。

更为有意思的是,希腊神话着重将魅惑和邪恶的形象赋予了美丽而神秘的美人鱼——她便是塞壬女妖。

塞壬是福耳库斯和刻托的女儿,也有传说塞壬是河神埃克罗厄斯从血液中诞生的美丽妖精,她拥有人面鸟身,常翱翔在大海上。她拥有天籁般的歌喉,常用歌声诱惑航海者,使无数船只触礁沉没,水手则成为塞壬的腹中餐。

塞壬女妖曾和缪斯比赛音乐落败,因而被拔去双翅再也无法飞翔。失去翅膀的塞壬有时会变幻为美人鱼,用自己的歌声吸引过往的水手,使他们遭遇灭顶之灾。实际上,和塞壬一同陪伴的还有另外两名海妖。相传在她们居住的小岛附近的海域,早已堆满了累累白骨。

奥德修斯路过塞壬的岛屿时,要求将自己绑缚在桅杆上,当他听到美妙的诱惑而向手下苦苦哀求的时候,士兵没有放弃对他的绑缚。因而,奥德修斯成为克服海妖塞壬歌声诱惑并成功逃离的第一人。

奥德修斯用唯一“在场”者的形象造就了他传奇的人生履历和英雄形象。实际上,所有的传说,都是由第一目击者的嘴巴里给描述出来的。某种意义上来说,塞壬女妖完全可以依赖奥德修斯的描述被再创造。因为他以自己的智慧取得了首次创造塞壬女妖的资格。

在卡夫卡那里,他说奥德修斯说谎了,因为只有他自己听到了歌声。正是这“唯一”让存在藏满了唯心主义的玄机,要卡夫卡对奥德修斯玄妙的奇遇产生了质疑,从而抛弃了对“先到者”的惯性盲从,并在质疑里确立了卡夫卡自己的艺术形象,并在思想领域树立了一面独特的旗帜。

(奥德修斯的意义,要我们看到了“一种放射性的力量”。这是属于强者的力量,充满了对后来智慧的遮蔽和抑制。——此观点来自《影响的焦虑》。)正是这样的力量要我们对他的描述深信不疑。时光似乎在此凝滞了很久,直到卡夫卡的出现,使奥德修斯彻底沦陷为了一个孤独的目击者,并首次面临了承担谎言的危机。

二元论的发现(二元论中的“意识”不是人类出现后的“意识”,而是指自然法则。在人类出现以前的物质和意识就是指物质和自然法则,譬如数学就是一种自然法则,数学并不是因为人类出现才有的“意识”。——百度)它最大的贡献是要人类的瞳孔看到了一个多棱镜般的奇异世界。并让大脑意识并处理了这许许多多未可知的潜藏。

同时,这崭新的发现造成了对传统意识的彻底颠覆,从而带来了失衡的焦虑和无所适从的尴尬。要人类审视自己面孔时越来越感觉陌生,并在悖论里惊慌失措的看到了堕落,抑或这些让人焦虑的“堕落”感觉仅仅只是人类丧失惯性下的不适感与迷茫感……一切概念在此处皆是混淆的;一切事物的概念都被奇异的模糊了边界。

人类翻开了探索的崭新篇章,智慧从质疑里开始启程。

当《苏菲的世界》里那个小女孩,被一封神秘的匿名信追问“我是谁”,“世界是怎样诞生的”时候,小女孩被这样一个无解之问苦苦折磨而久久不能释怀,她面对的思索远比斯芬克斯的那个谜语更加令人头疼。提问者告诉苏菲:提出问题远比解决问题更加重要,这其实就已经误导了探寻者把折腾哲学史当成了哲学本身来苦苦探寻的无奈和无力。

实际上,所有科学的起点都是建立在“假设”之上的,因此感谢大脑还为人类保留了大量的想象力——一种进化的黄金驱动。

然而一切学科的存在,都是为了把人类的平面思维在三维立体空间转化为实在的物质、或遵循的模式时,它的价值才能得以显现。否则只是空洞的“唯心论”,任何理论都必须服从证据的支持。换言之,理念总是依靠通过不懈的寻找证据,并依赖逻辑的自适性,去完成其价值的真正验证。

突然想借助自然科学来阐述我的观点:譬如诸多业已被实现的高科技成果,正是依赖抽象的思维往物质状态上的实际转化,来完成了人类用象力创造世界的壮举。

为追根溯源,我不得不再此提到古希腊。那是一块神奇的热土:数学,哲学等等自然学科皆在此地发源。其实数学与哲学以及其他学科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同源关系——它们都来源于人类的大胆想象!

数学和哲学一样,是一种基础学科,是辅助人类探索的自然工具。它们因在混杂中呈现出一种可遵循的规律而被人类发现。所不同的是,它们所运用的诠释习惯和语言范本是截然不同的:数学是人类迄今为止能找到的最精准,最直接、最有序可循的运算语言和结论。并用最简约、最直观、最精准的方式表达了人类的思考。

作为基础学科,很多高科技成果都依赖数学计算让推想变作现实。就连化学元素表里头排居第88位的金属元素镭,都是被提前计算出来,并提前预见了其性能和特质,后续才被居里夫妇加以求证,并填补了化学元素表里的这项空白。

人类用高科技解放了劳动力,这就是人类通过想象力对世界做出的巨大改观。不难看到,当想象力转化为物质现实的时候,成果是让人叹为观止的!数学语言发挥了人类最大的想象潜能,毫不夸张的说,人仅仅是表达想象力的工具,而世界诞生于人类的大脑智慧......

然而,劳动力的解放,和物质生活的日益丰富富足,并没有解决人类的精神问题。幸福感非但没有增加,反而被削弱了。快节奏的生活,为现代人群带来更多的困惑和精神危机。哲学恰恰表达了人群突破围困时的强烈欲望和反思性思考。

哲学较之数学,因更加抽象而使得探索路途显得更为艰涩!好奇心驱使下,求索本身为探究者带来的快感,是思索者前行唯一的动力。

哲学仅仅是一种思维方式。是思考者将生命的重量融入血液的溯源性探究。因此它并不来自书本,而是来自生活。书本上已然成文的哲学理念,只是记录了写作者所处时代中集中凸显的时代问题以及突兀的个人视点,并没有为我们提供切实可行的科学模板和生存范本。

当“既存在”仅仅处于被质疑的阶段,它必将经受谨慎和严肃的审核。一旦理念被当成真知加以实践,它就不再单纯是个人观点,而被接受力推向了公众认知。那么它将发出海啸般声响,必将引爆一场深刻的生命内部的变革。这样的变革,将为人类带来崭新的福祉还是毁灭性的灾难,也只有等待时光来作唯一的检验。

但正是庄严性的严苛性质,要文学堕入了因质疑而诞生的焦虑和失衡的深渊。

躯体的易逝性,让生命显得既珍贵又卑贱。人类始终活在依靠躯体才能显现生命存在的巨大恐慌和迷茫当中。虚空几乎像空气一样填充了整个生命的全程。有人试图通过放大躯体上的快感来填充这巨大的虚空,可这种动物式的狂欢,促使了尊严的自我抛弃,从而掉入了更大的迷茫和无助里,甚至亲手将自己置身于刻薄的蔑视里。

人类对尊严的本能向往,诞生了高于躯体的存在。一种更加精致的人生诉求。很多时候,躯体欲望的需求几乎被淡化,甚至有意识的忽略不计,它仅仅降低为维持生命存在的基本需求。是存在中的最微弱一部分,而非生存欲念的本质支撑。

写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思考其实是借助理念而被纷呈的。这使我想起了李小龙和他的截拳道。其实“截拳道”并非一种被固定了招式的套用拳法,而是一种攻击理念。它提倡截减攻击的准备姿势,把防守直接变作主动出击,在对方无法做出反应的时候,以迅疾取胜。

当然,要把理念升至为行动上的理解,是需要深厚的修为才可以抵达。因此将理念通俗化,做到易于被理解和操控,才能达到普及的目的。也是思考者最为朴实的努力方向。

可见概念下并非空无一物,观点的改变,才真正改变了生命的轨迹。完成了生命的觉醒和再创造。

突然想起有人说,孩子的教育实际上是心理教育,一种源自精神上的激励。关于技巧上的钻研,全靠心灵支撑下那个“天分自我”不懈努力和持续突破下产生的结果。其实用在成人智慧启蒙上也是相通的:人生履历不过是心灵启蒙下的行为结果。

因此,当理念只作为理念被使用使,它甚至不能被称作是智慧,而是空无的个人偏见。但可以实施的伟大理念,其诞生总是及其艰涩的,也显得几乎遥不可寻。

当人们批判哲学与思考掉入了虚无主义的深渊,我又一次想起了那个因碰到卡夫卡而遭遇无限尴尬的奥德修斯,这个不能将自我落实到位的“第一目击者”的深刻窘迫。

人类在一片铺满残核的废墟上艰难跋涉,试图将自己从肉体欲望的危机下拯救出来,不是需要戒欲,(首先它无法被戒除)而是适度下的禁足,藉此抵达生命的升华。其中的跨度真的需要一种深厚的修为,才能在平静里获得更加宽泛的视野解放,来直面这个令我们既热爱又憎恨的混沌世界。

世界是一个被人类大脑高速而冷静地处理出来的奇妙结晶体。庸俗是智慧的死敌,虽然它卑微到并不值得提及饶恕,但却又那么要人反感和难以忍耐!

倘若询问哲学出现的终极意义: 无外乎是为了寻觅一种更加合理的命运状态,并鼓励人们坚信命运的崛起。因此,思想总是属于“类人”而非“个人”。 当一种扭转可以为群人的“站立”而代言的时候,思考的价值就浮现出来了。

对于哲学的理由,我赞同哈罗德.布鲁姆的观点:“我们需要鼓励的力量。而这种力量并非旗帜下单一的跟随,而是让自己被消弱的自我意识受到启蒙并彻底苏醒。”

这镀金的智慧,要处于缺陷里的人类,具有了永不止息的自我否决和修缮的本能。也要人类在积极的修缮里,更专注于生命体悟,从而淡忘了对时光的恐惧,淡忘了孤独,并激发了生命当中深层次的激昂创造力,解放了精神上对虚空的巨大恐惧,要生命散发了耀眼的光芒…….

 

 

注解:斯芬克斯是希腊神话中狮身人面的怪物,它专门守在路人毕经的路口,回答不出它的谜语,就会给它吃掉。它的谜语是:什么动物早晨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走路,傍晚用三条腿走路。当它腿最多的时候,也是它最虚弱的时候。(谜底:人类)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