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第三部......

走向未来……

 
 
 

日志

 
 

强者的妥协  

2013-08-21 19:38:49|  分类: 影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强者的妥协 - 丁香树 - 从创始到涅槃
 

《霸王别姬》影评之——段小楼

段小楼(张丰毅饰演)诠释的是一个背叛者的角色。这让我感到深深地悲哀——不知道看不到恶算不算是一种愚蠢,虽然“恶”就像病菌一样潜伏在每一个人身上,可却又没有办法往任何人身上注插!因为苦难要人更多地看到的是世界的混乱与复杂,以及被这种复杂裹挟蹂躏下的人格弹变的诸多无助和无奈。

既没有办法看到邪恶,那么我宁可从最善良的视角去解读段小楼,使得影评更为贴己与真诚。这是否也意味着将是令一种界限和自欺?

段小娄对程蝶衣最语重心长的斥责就是:“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他是一个生活中的清醒者,并冷静地看到:“如果活着也疯魔,咱在这凡人堆里怎么活?”

剧情之中段小楼对着脑袋拍过三次板儿砖,陈凯歌作这样的反复性的强调处理,就和蝶衣唱错念白一样,在观众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们清晰的看到了一个强者的心灵在现实磨难下的节节溃败。

第一块板儿砖是在青少年时期,当戏班子街头卖艺遭观众驱逐,小石头在自己的脑门上拍碎了第一块板儿砖,成功为戏班子解围。那时的段小楼还是地地道道的小石头,但却拥有少年时代的意气风发和义胆侠肠。

第二次是在抗战结束后,程、段两人被迫给一群无纪律无素质的国军士兵唱戏,因蝶衣遭士兵调戏,段小楼为保护蝶衣与士兵冲突而拍碎第二块板儿砖。

这一次并没有侥幸突围,还造成了混乱中妻子菊仙的流产。公平地讲,段小楼曾那么真挚地以长兄的身份庇佑着小石头。只是他能够给予的爱性质并不相同罢了。那种手足之情甚至超越了他和菊仙之间的夫妻之情。他撇下流产后虚弱的妻子,倾力营救蝶衣,还低声下气去求一个自己曾经在他面前那么傲然而立的官僚袁世卿,并甘愿接受袁世卿语言上的羞辱。

第三次则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段小楼遭人陷害,在受审中被强迫拍砖,那一次板儿砖没有被拍破。昔日的西楚霸王段小楼当众痛哭流涕:“谁说我是霸王了,那只是在演戏!”

段小楼生龙活虎的刚毅在凡俗生活中逐渐被消磨。他先是背叛了自己的戏剧理想,后来又背叛了妻子菊仙和师弟程蝶衣。并直接导致了这两位亲人的死亡。但他的背叛是那样充满无奈,甚至不得不背负着沉重的误解。

段小楼文革时被拉去游街,面对突然出现的一身虞姬装扮的蝶衣,情感是极端复杂的。他深知严酷的现实容不下一个空洞的信念。此时程蝶衣主动站出来和自己一道受辱的举动近乎是愚蠢的。既然蝶衣自投罗网,他希望能保全妻子菊仙而不得不诬陷蝶衣,甚至说他与袁世卿鸡奸,想藉此将现实伤害减少到最小化。

可蝶衣听后痛不欲生,以为段小楼只在乎菊仙,便将所有的愤懑发泄在菊仙身上,抖出菊仙曾为娼妓。

我几乎听到段小楼仰天一声悲叹——遂做最后的自保与菊仙划清界线,并直接导致了菊仙在绝望中上吊自杀。

我不能相信世界上果真有神经粗大之人,段小楼的痛苦,远远埋藏在他的粗犷之下……更在他曾经作为强者的节节败退中,要我们读懂了善与恶,不过是特定环境下思维的瞬间激发。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4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