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第三部......

暂别博客,为了一个崭新的梦.....

 
 
 

日志

 
 

上帝的苹果树(上)  

2013-10-09 18:12:47|  分类: 走进形而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帝的苹果树(上) - 丁香树 - 从创始到涅槃
 

人类的认知是从分类开始的,然而自然界总和我们开玩笑,在我们千辛万苦的分门别类的劳作果实上,长出匪夷所思的崭新果子。因此达尔文的进化论也越来越多的产生了歧义,人们不得不在经验的基础上,不断地做着修缮。

其结果却是越细化越发觉,共性导致事实变得异常含混边界模糊不清。表达必须没完没了地补充其缺失的完善性,可不论我们怎么去努力,概念始终不能穷尽表达,我们的分类工作也始终忙碌不完。

一种迫使——我们重回宏观,恢复宇宙的磅礴视野,是为了高度集中一切概念,重回简单,让第一主观回归来主宰一切。思考从这里开始……

不可否认,我被天文学家动用一切传统物理、化学知识搭建起来的,关于宇宙起源的推理给迷住了:“普朗克时期”的宇宙将四种力或许统一成一个单一的“超力”。宇宙大概存在于一个“虚无”的完美状态或真空的高维空间中。神秘的对称性将所有四种力混合,使宇宙方程保持了完美的相同。“普朗克时期”的“胚芽宇宙”里几乎什么都不存在,其中的元素单一而贫乏,并且保持了一种完美的对称性。

想象宇宙此时是一个均匀的气泡,假设我们愿意采用一种可以描述的方程来表达:pV = nRT这是理想气体状态方程式。(根据理想气体状态方程可以用于计算气体反应的化学平衡问题。)

如果你仔细观察,这个理想气态方程中就存在4个变量:p是指理想气体的压强,V为理想气体的体积,n表示气体物质的量,而T则表示理想气体的热力学温度;还有一个常量:R为理想气体常数。从最直观的观察去分析:这样的平静里暗蕴着巨大的不平衡,其中任何一种变量发生更变,都将导致这个完美状态的瓦解和崩溃。

直到有一天,其中的一个变量发生了微妙的更改,这个完美的对称性神秘的破裂了,重力首先从这一稳固的框架中逃逸出来,四种基本力彼此迅速溃散瓦解并释放出冲击波。

从力的平衡遭遇破坏开始,在宇宙的每一处承受力的强度开始变得各不相同,此时的宇宙呈现出不稳定的无限多元化的方程。失衡导致了一切运动的随机性,毫不奇怪,可能有几百种,甚至无限种方式破坏着这些原始的对称性。每一种可能的解决方案,都将产生出相对应的全新的组合,便会有更多更为复杂的化学元素被创造出来,产生出更加奇妙的宇宙因子,包括生物的DNA

万物的存在仅仅在于原子表达上的差异:时空、序列、密度、温度、力、复杂性等等。生物不过是宇宙起源的枝桠上,结出的一枚更加复杂而新颖的果子。

染色体纤丝——它是活的细胞最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出现让原子从毫无生机的周期性晶体序列当中脱颖而出,组成更为复杂而有趣的非周期性晶体。并让生物具备了独有的鲜活。

因此我们相信,在我们通常能够认知到的物理规律之外,完全可能存在无限多陌生的未知定律,我们所能认知的仅仅是一条纤细的末梢神经上的微不足道的一个小点。而迷人神秘的未知世界正暗蕴其中。或许还有比生物更为复杂的元素存在,宇宙也有可能存在比人类更加高智能的生物。

由此看来,崭新的事物在我们的宇宙中总是层出不穷,假如世界起始于上帝的一颗苹果树,那么,我们将永远无法预测,那些婆娑的枝桠上头,明天将要生长出一些怎样新奇的果子

这使我想起一个有趣的历史性争辩;先有蛋还是先有鸡。

如果无限上追溯,所有动物都是单细胞发展而来的。

突然有一天,一种神秘的外力(或许是磁力,或许是辐射,或许…….)干扰了爬行类物种的生命译码,DNA上出现了一个微小的错误,致使一个爬行类生了个怪蛋蛋,并且,这个蛋不再属于爬行类范畴。

谁也无法预测,上帝在极其偶然下创造出来的这枚卵,它将发展成一件怎样新奇的事物。此时,它如此安静几乎处于静止状态。不与外界的功或环境相互感应,就像一枚沉睡的种子。

原始的母体在孵化它,赋予它最恰当的热能。在温度刺激下这枚安静的种子内部开始发生玄妙的改变:使得其状态参量压强p、体积V和绝对温度T之间的函数关系发生着微妙的改变——或许热能导致了体积的膨胀,而膨胀改变了卵内压强,从而产生了一种难耐的挤压力量,促进了细胞不得已的分裂,用以保持某种新生的平衡状态。

一个与外界的感应的枢纽在被迫下启动了。那个安静而均匀的怪蛋蛋内部平稳的化学状态遭遇了倾斜,是热能启动了一个从单一到复杂化的神奇枢纽。

挤压的力量导致细胞不断分裂。鸡就是这些单细胞在分裂后完成量的积累后的一个全新产物了。一种颇具陌生感的新的DNA编译方式诞生了——它那么接近爬行类,但又那么迥异于爬行类,而它的的确确是只鸡了。

大自然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它开启一个枢纽的同时,并预设了关闭它的密码。

 一只鸡形成完整之后,它的细胞分裂也神奇的停止,中间那么致密而丝毫不差,数量上也是刚刚就好,不多也不少。可这种量的分裂和积累过程,在一只鸡的每一个器官都发育成形之后,又是怎么自行关闭的呢?而不是继续永无终止的分裂下去,长出两个脑袋或两付内脏?抑或是完全迥异于爬行类的另一个全陌生古怪物种?

其实,这枚卵是爬行类的继承。生物本身演绎的是基因表达的差异,但又始终逃不开陈旧的原始框架。我们可以这样推理;稍有一点点基因序列上的差弛就引发了物种间崭新的跨度。然而不管它如何转变,陈旧的框架依旧存在,并在陈旧的对称性的束缚之下,关闭了往更具复杂化进程的枢纽。

可见,原始的对称性依旧在左右着一切。

回到蛋与鸡的本质,它们原本就是同一件事物的两种状态,用我自己的视角来阐释,万物的存在都处于两种状态:固化和流动。即静止和抵达交流。

也许,复杂的意义在于解放流动的能量,目的是释放自由能,让宇宙充满律动。

最稳固的接近死亡和凝滞---一种动能的冻结。鲜为外界的功或与环境相互感应,就像一枚石头。那么流动的能量决定着感受和变化,在生物是充满灵动和痛感的东西。一种适应和回应宇宙存在的信息交流。动荡本身是一个变量,表达着无限。

关于原始框架的束缚,这种束缚对于成长是痛楚的也是必需的,是它维持了存在的固型和平衡,使存在方式抵达了有限性和完整性的双重进程。

 

  评论这张
 
阅读(505)| 评论(5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