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第三部......

暂别博客,为了一个崭新的梦.....

 
 
 

日志

 
 

新信仰时代  

2014-01-27 21:56:21|  分类: 走进形而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信仰时代 - 丁香树 - 从创始到涅槃
 有人说这是一个一切被消弱的时代,工业革命之后,物质文明对人类所有最美好的情感都有所消弱:譬如艺术、自然、情感等等。并将人与人之间变作了赤裸裸的利益关系;逻辑与理性又撕裂了人与人之间温情的面纱;而科学消弱了宗教力量,也就是消弱了对人类心灵的终极抚慰和关怀……

一个精神匮乏的时代全盘裸露,人类没有东西可以信赖,也就没有东西可以作坚实的支撑。怀疑主义统领了人类的意识领域——尼采试图对一切价值作重新评估的尝试,对我们用经验实践下诞生的规则做彻底颠覆。

不信赖就无法被接纳,因之难以获得安全感。一个认知被悬空的时代:无真理、无信仰一切都浮躁而飘渺的,使认知和感受都丧失了依据。人类站在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惊恐里。

人类寻找也必须要寻找到一种更加“有力量”的东西来承载生命的奥义。那么就必须完成一次精神和认知上的新穿越,必须找到一种更坚实的时代声响,能像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那样果敢和坚定,成为一种短暂而坚实的凝聚力量和精神取向——那就是人类崭新的信仰,用于帮助人类重新获得对生存环境的信心和信念;重新获得爱自己,爱群体,爱自然的能力;并且修复人们享受艺术、自然等美好情感的能力……从而感受到安全和幸福的存在。

在剖析“感知”来源的时候,我突然对以往的描述产生了怀疑:临床的事实以及结合心理发展的过程,脑解剖和生理过程等试验科学获得的大量资料得出结论:无机物和植物没有心理。认为心理现象是动物适应环境的过程当中,随着神经系统的诞生而出现的。

譬如单细胞动物变形虫,能够遇到可消化的东西就将其包裹起来,把食物变成身体组成成分,当遇到有害物质就向相反避开,并将这种趋利避害的能力叫做“感应性”而不能叫做心理现象,是因为这种能力一些植物也具备。

无脊椎动物发展到节环动物阶段如蚯蚓,出现了简单的神经系统,它们能够对具有生物学意义的信号刺激作出反应,尽管这样的反应还只是停留在蚯蚓皮肤的表皮。而作为腔肠动物的变形虫就没有神经系统,因此就没有特别显著的生物反应。

节环动物的心理现象是非常简单的,因此解剖学为我们做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动物的心理还只是停留在“感觉”阶段。更为复杂的人类心理是伴随着神经系统的发展和完善,由初级到高级不断发展而来的。

那么“感觉”真的只是人类或是动物的专属吗?无机物真的没有感觉吗?心理现象真的是神经系统下的独有产物吗?

为了更加溯源性的寻找,我们将视野放大到宏观的世界去取样考量:一切存在的本质是原子从凝聚到衰变的过程,包括人类和一切地球生命。那么遗传和继承都应该有古老的根基,如果情绪和感觉单单是动物独有的“奇异性”,“感知”和“情绪”的诞生就丧失了继承的源头和依据。几乎成为了一种“突发”性的,毫无关键连接凭空生长出来的“意外之物”,理解起来也是断档的。(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新信仰时代 - 丁香树 - 从创始到涅槃
 

日本有一个叫做江本胜的作家,写了一本叫做《水知道答案》的畅销书曾震惊了世界。

《水知道答案》中,作者用122张通过高速摄影拍下的风姿各异的水结晶照片,试图向读者展示“水能听,水能看,水知道生命的答案”的观点。

该书在前言中称,这项实验由日本研究水结晶的I.H.M综合研究所的江本胜博士主持,已进行了10年。所有的这些风姿各异的水结晶照片都是在零下5度的冷室中以高速摄影的方式拍摄而成。在最初的观察中,研究员发现城市中被漂白的自来水几乎无法形成结晶;而只要是天然水,无论出自何处,他们所展现的结晶都异常美丽。当研究员在实验水两边放上音箱,让水“听”音乐。听了贝多芬《田园交响曲》的水结晶美丽工整,而听了莫扎特《第40号交响曲》的水结晶则展现出一种华丽的美。听了作者不喜欢的摇滚乐时,结晶就显得丑陋。研究员进而在装水的瓶壁上贴上不同的字或照片让水“看”,结果不管是哪种语言,看到“谢谢”的水结晶非常清晰地呈现出美丽的六角形;看到“混蛋”或者“烦死了”的水结晶破碎而零散。简而言之,作者认为只要水感受到了美好与善良的感情时,水结晶就显得十分美丽;当感受到丑恶与负面的情感时,水结晶就显得不规则且丑陋。

江本胜向人们宣称:有关人类的意志可以影响水分子,他相信水具有复制、记忆、感受和传达信息的能力。但江本雄的言论没有获得科学界的最终支持,《水知道答案》一书被科学界的主流认为只是无科学依据的一本图片集和小品文。

尽管江本胜的理论完全没能在科学界建立信誉,但该书中关于波动理论的言说却与量子力学的理论不谋而合。

科学界对他最大的谴责,就是有关江本人1992年获得印度开放国际大学(台湾音译open为奥本)的替代医学认定。但根据考证,该学校只要通过互联网交上几百美元,不用上课也不用考试,就可以获得一个医学博士或是哲学博士的学位。江本胜的博士学位就是用350美元买到的。可见人们对科学信息的见证仍带有强烈的身份偏见。

在科学主流们仅仅用逻辑推理轻易去推翻、否定江本胜的观察结论的时候,不可否认的是,在水结晶领域的深入观察上,他们谁也没有江本胜本人做得更加深入和细致。(如果江本胜没有遮蔽和欺骗)

新信仰时代 - 丁香树 - 从创始到涅槃
  

其实,早些年在一些报纸杂志有记载,有一位老太太人用人类的关爱抚摸和语言赞美,种出了两百多斤的超级大南瓜。也有农场给奶牛集体播放优美舒缓的音乐,促使牛奶产量神奇提高……也有人用现代仪器测试植物,当一个人攻击或折断植物的时候,当此人再次靠近,受伤植株的生物频波会激烈的颤动,仿佛表达着恐惧和不安,并影响到旁边的“同伴”。因此,在自然界,一些动物吃绿色植物的时候,植物会慢慢变苦,并且其周围的同类植物也受其影响跟着变苦,迫使动物不得不走得更远去摄取食物……

天文学家相信,宇宙也有情感,它在按照自己的意愿,完全知道什么时候该快,什么时候缓慢下来,就像有红绿灯的指引那样正有条不紊地运动下去…….

那么我们仅凭经验得出来的结论何等的片面:假设我们因为神经系统的建立和高速发展,对古老而原始的自然信号的刺激变得迟钝而笨拙,并退化到了只能理解由神经放射出的生物信号来判断情绪,那么是否意味着人类就不能感知无机物和植物的心理?

环境与疾病的内在关联又在暗示我们什么呢?对于自然界的庞大关联,躯体依旧在无意识状态下接纳和感受它们,譬如环境的不适带来的疾病。

回过头再看人类负面情绪下更容易产生疾病,甚至对生命造成自我摧毁,就会相信生命一定存在更具深意的解释。我宁可相信那是潜意识里躯体的原子情感在向宇宙辐射不良的信息:绝望的人容易疾患缠身:因为悲观的情绪让你拥有了一颗疲倦的心灵。它们充满了挣扎和困顿,那种对存在感的强烈排斥和自我厌弃会变成毁灭它的欲望传达给宇宙。一个神秘的宇宙使者会来造访你,在冥冥之中成全着你的愿望,侵袭着你的健康,剥夺着你的活力,甚至生命!

站在它的反面上,是一些更为积极的力量——爱、感恩、赞美等。带着宁静,执着,欣喜和排除一切阻碍的生存意志,组成生命内部一种强有力的内在支撑。同时也向外向宇宙发出渴盼存在的强烈信息号。

因此生命和存在本身就可以成为一个巨大而坚实的信仰,每一个人都不可妄自菲薄,每一个存在或许都来自某种神圣的力量,我们必须尊重自己的存在,才不亵渎这种隐秘能量对我们的生命做出的支持。

M理论的发现,仅仅是某学院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意外发现了一个繁杂的方程,通过艰难的验证,发现它表达的只是一个原子微不足道的微弱震颤。跟踪这种微弱的震颤,经过反推的方式意外发现了吗玄理论,从而结束了爱因斯坦时代的物理理论局限视角。

这样的震动对于一个庞大的宏观宇宙几乎意味着湮灭,对于旁观者它几乎毫无意义。单个的人在庞大的社会属性当中,也同样表达着这样的无力。但震动里蕴含着“不确定”的深刻含义,它会在一个恰当的契机之下,产生出难以想象和估量的力量。著名的蝴蝶效应就由此而来。

新信仰时代 - 丁香树 - 从创始到涅槃
 

人们通过爱因斯坦的著名方程 Z 二/nC2 早已 知道巨大的能量禁闭在原子中。但是大多数物理学家对能够利用这个能量的想法一笑置之。甚至埃文·欧内斯特·卢瑟福(EvenErnestRutherford),这位发现 原子核的人也说:“通过破碎原子产生能量是一件不大可能的事情。任何人想要从转变这些原子获得能源只是一种妄想。”可现在,却真的有了核反应堆的出现。

不要瞧不起从最微弱处着手,以朱熹“每日格一物”的态度,获取通透看问题的大智慧。那是一次开悟,正是这种对万物贯通的领悟力。使那个原子的情感表达无意之中地改写了人类认知的历史!

尽管宇宙那么浩瀚,可始终容纳不下人类的痛苦、焦虑、迷惘、和孤寂。心灵那么狭小,可心海却能承装下整个宇宙反馈的信息。心海无限磅礴,而我们怎样去用这样的磅礴为心灵寻觅一个宁静的家园呢?

我们该怎么对待世界,又该怎么对待我们自己。

1993年科学家在一次争论中发现一个论点,他们用了叫做“量弓 ”的某物。在该实验中,爆炸使两个电子沿相反向弹开并接近光速度传播,它像陀螺一样旋转。假定两个电子中一个沿轴心向下旋转,另一个电子沿旋转轴向上。

尽管在测量之前,我们并不知道每个电子旋转的方向,但若干年之后,我们只要测量出一个电转的指向,那么我们就会立刻知道另一个电子的旋转轴是向下还是向上。这意味着我们一下子就知道了几光年以外的电子的情况。(人类推理的信息似乎比光速传达的还要快)。

这个观点迫使我们对宇宙持有了不同的看法。在我们身体里的每一个原子和几光年距离以外的原子有一种宇宙“纠缠”。因为所有的物质来源于一次大爆炸,在某种意义上我们身体的原子与宇宙另一侧的某些原子最初在某种类型的宇宙量子网络中是连接在一起的。

纠缠在一起的粒子有些像通过脐带(它们的波函数)连接的双胞胎,脐带或它们的波函数可以跨越几个光年。一个成员发生的事情自动影响到另一个成员,因此涉及一个粒子的知识可以立刻在另一个粒子中显示。

就像我们通常运用的手机,不管你处于哪个地区,都能同时接受到同一个信号,好像一个电子同时在无限多个地方同时活跃和显现。

事实上,即便是对过去的最微小的干扰也可能会引起意想不到的今日的悖论。例如,“混沌理论”利用“蝴蝶效应”这个隐喻。在地球气候形成的危急关头,即便是一只蝴蝶翅膀的鼓翼也能产生波动,使力的平衡破坏和引发强大的风暴因此,观察者不管处于宇宙的哪一个位置,都会被敏锐的感知到某种关联:因为大爆炸中粒子的波函数是曾经连在一起和相干的,大爆炸后几十亿年它们的波函数也许仍然部分地连在一起。

因此,在我们向任何方向上伸出我们的拳头的时候,我们都会清晰地感受到强有力的回击。我们打人等于击打自己。

近年来,环境的毁坏使得气候变得异常恶略,地震、海啸、飓风等意想不到的自然灾害时时威胁着人类的存在。那是人类攻击自然时埋下的恶果,人类正遭遇可怕的反馈性攻击。

因此海岩催眠师相信,每一个人都处在这个巨大的量子网络上,每一个人散发的微不足道的信息,都可能影响到整个宇宙的存在。因此提倡正能量的散发对于优良的存在环境造成的积极意义。

有有人相信,今日世界到处充满雾霾和人类发散了太多负能量有关。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测,始终是没法认真考究的东西。但我想表达的却是:宇宙能读懂我们的愿望,因为我们整个宇宙有天然的共情成分。作为观察者,不管用哪一种方式来观察世界,你始终处于最中心,并拥有你最独特的视角和你难以觉察的内蕴能量。

海岩催眠师相信,一个人如果想要成功,就是培养更积极的意志力量,就会要你自身的能量无限凝聚,诞生超我的力量,借助量子网络并产生强有力的吸力,要个体充满非凡力量。

大脑本身其实就是一个茫茫的宇宙,尽管它的体积那么有限,却在创造和表达着意识与认知的无限。你在为你所关注的那个点做出震颤的冲动,让我们感触那个不是固化,而是瞬时而活跃的“我”。

使人不至于跌入宿命论这个令人沮丧的泥潭。因思考的意义是让人学会独立,并相信自我能量所创造的价值,一切皆在观察者的信念的营造之下,并相信信念的力量,相信命运的崛起……(尚未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