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午茶......

关注每一步就很好

 
 
 

日志

 
 

(原)我就这样被困在若水的世界  

2015-04-12 16:3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我就这样被困在若水的世界 - 丁香树 - 从初始到涅槃

 

                                                                 _____团体治疗中的创痛

 张若水外显的人格特征太鲜明了,冲动,任性,易怒,充满破坏力。但是这不是她的全部,她在群里,每改一次名字,都会以不同的面貌呈现给大家,我有一个预感,她在尝试寻找着一种全新的与世界的良性交流方式。更或许,她在群里感觉到安全,能够安然让她退行到她的“问题”状态。如果想要获得成长,这些就必须被看到,允许它们彻底呈现。不论哪一种猜测似乎对于她自己的成长都具有一种积极意义。

在她是”小蜜蜂”的时候,做得最成功,和大家交流多数是顺畅的,她自己也平静很多,也找到了与人交往的乐趣,只是有一天她被指认出是张若水,坏的自体客体又回到她的模式里,她想抛弃的,硬给人家捡回来塞还回来。她开始失望,并用愤怒表达了自己的失望。用攻击结束了“小蜜蜂”与人群的关系。

温暖的出现是对小蜜蜂的深刻缅怀。也许她无意和谁建立真挚的友谊,而是想以和解的方式让自己在紧张的人际关系中得到松驰。那一晚我们交流的非常好,深入到真实的关系里,没有防御和阻抗,我那么真实的感受到温暖的真诚。

第二天晚上,若水突然回群来,在诸多网名当中张若水是最具攻击破坏力的!我突然有了不详的预感。果然,她开始出现骂人、使用污秽语言。被骂的当事人中还包括了她的咨询师。整个群变得群情激奋。我也感受到了自己的情绪:愤怒,想驱逐她出群。可是我不相信在前一天还表示要和大家好好相处的公开宣言之后,紧接着出现这么过激和反常的行为,她到底在干什么?这个念头让我的厌烦消失了,强烈的好奇把我紧紧抓住,我开始感受她给群体带来的反应:混乱、愤怒、到处充满驱逐。

此刻,群体就像一块凸显的幕布完完整整地投射出若水一贯的行为模式。以及由她造成的混乱。我突然意识到或许这正是她时常面对的内心感受:愤怒,混乱,她想用恶意的攻击结束这样的关系,她想抛弃我们,就如我们此刻那么想抛弃她一样,深深的挫败,失望…….我的直觉告诉自己:昨晚到今晚张若水一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

我突然看见了一个固着在复合期里的孩子。她正在尝试找方法完她的复合期的整合问题。复合期的孩子的特点:神经生理还不健全,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那么容易被情绪给淹没,我们常常会看见孩子嚎啕大哭,撕心裂肺。还有的孩子在地上满地打滚…..此刻的孩子需要妈妈的手臂把他们紧紧环抱,用自己身体的力量束缚控制这样的失控,让一个失控的孩子重新获得平静。孩子将痛苦情绪传递更父母,让父母从自己的苦恼中看见其中传递出来的意义,并把它转化成有意义的行动来安抚孩子。这个就是我们常常说的“抱持”。一个足够好的母亲,可以很好的抱持孩子,并能让孩子内化这样的安抚功能,获得安抚自己的能力同时也具有安抚他人的样本。

显然,若水和我在这一块上,都是欠缺的,我和她产生了深深的共情…….

当她心老师出面制止指责的时候,我突然产生了强烈的要出面干预的冲动,因为我看到了它的可控性。我坚信只要此时有人能看见若水,她就可以得到安抚,让她重新回到平静。此刻,被骂的静静表现的相当平静让我很安心和欣慰,对于心老师的内在力量,我当然更加是放心,于是我出面干预了,开始恳求心老师让若水暂时停留在这种不尽人意的状态里。

其实,不得不说我当时很焦虑不安,我的要就本身就是越界的,干预的想法完完全全来自对静静和心老师内心力量的深深信任。此刻我还和大家站在一起,以盟友的身份想以最好的办法来终止混乱!

我太自以为是了!盟友和中立只是我假想出来的一个理想状态。此时这个群体已经群情激奋、充满驱逐性的语言。开始有人把矛头指向我,我依旧抱有幻想,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快点平息矛盾,让大家消除对我的误解和敌意。可一切都失控了,我和若水的交流湮灭在众人的愤怒之中。于是,这个天真的想法把我深深推向了若水的世界,越挣扎越深,最后终于变成了自己的困境,直到写出这段文字的时候,才走出属于若水和我共同创造出来的困境,此刻,我才觉察到自己被深深的卷入了。

若水的破坏力量是群体所不能容纳的,尤其当事人本身,没有谁有义务来承担这样的移情伤害。而此时的我却不在关系之中,而是专注于这块幕布之上若水关系模式的清晰的再现。而我也萌发了不可抑止的冲动,想让若水看到这些潜意识里呈现出来的东西,对她人际关系带来的影响。于是我不顾周围的敌意和劝阻,继续追踪和靠近若水,尝试和她共情…….实际上,接下来,我和若水私底下为数不多的交流非常顺畅,她肯定了我的一切猜测和判断。让我深感欣喜和安慰。

另一面,在群体眼睛里,一个颇具攻击破坏性的势力在我的参与之下,在逐渐壮大,我就这样被众人丢给了若水。我遭遇了群成员的团团围攻。此时我不得不推开若水,因为我自己已经应接不暇。

一个噩梦就这样开始了,而我在激流之中忘记了初衷。面对铺天盖地的追打开始乱了方寸,陷入徒劳无效的澄清之中,我被深深的卷入了……感谢这次围困,让我看见了若水的困境——一个到处充满羞辱、排斥、驱逐、和抛弃的世界。我也深深感受到她失望、无助、憋屈、无奈和疲惫——

她一直在找静静要东西,那个东西就是真正的接纳和包容。可是静静能够给予她的仅仅是容忍。静静对我的打击让我那么清晰的看到她和若水之间的相互伤害是怎么发生的:容忍是需要消耗能量的,更需要压抑一些东西,但这样的紧张必定要找到发泄的出口。所以每次若水靠近静静,想建立正常的关系,或为了亲近,或为了避免责难,可静静每次的回应里都带着刺。

老实说,在此刻,静静对我开始时时戒备、防御和攻击,只要我出现群里,总能感觉到敌意,和敌意带来的隐秘攻击,那些从不间断的明嘲暗讽让我难以招架。静静会重复说我多么像若水,其实她此刻正把我像若水一样在对待。因为在她眼里只若水自己的力量比较单薄,是可控的。而我的加入随时可能会导致这样防御的全面崩溃。攻击几乎来自潜意识的。而我和若水的每一次靠近,在她看起来都是对她防御的一个威胁。

加上我专注于用澄清关系来摆脱困境,若水就把我当成一柄保护伞来借机泄愤攻击静静,而我对若水语言的忽略,和没有及时制止和澄清,更像对她的包庇、鼓励和保护。因为我自己同样面对着静静的攻击和敌意所激发出来的强烈情绪,让我的行为里的的确确出现了攻击,让静静对我和若水形成的“攻击同盟”再次得到验证。导致了关系的进一步恶化。

 

我和若水相同之处就是对静静的都想重新建立正常的交往关系,让自己的交往更加轻松。可它是一个那么难以被实现的结果。而我自己却浑然不觉。因为我没有攻击动机。

一切远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容易实现,于是我放弃了一切尝试,重新回到自我和关系之中但一切再也不是原来的样子。我和若水形成的“攻击联盟”在大家心中扎下了根。这给我带来深深的困扰。我想它同样也是若水此刻正面对的困扰

关于静静的愧疚

我开始站在分裂里来看待静静,并对她无处不在的攻击感到深深的伤害,也因伤害而产生了强烈的憎恨,使我忘记她对若水攻击的承受的许多无辜。静静渴望友谊,我说过我在意她,这些也全是真心话,可是在我看起来,这个和我关注以及关心若水没有根本性的冲突,因为我也同样关心若水。因此我那么希望从根本上化解矛盾。如果跳出来看,静静已经做得相当不错,她的的确确承担了太多不该有的干扰。之所以我如此平静,想要抱持若水,是因为若水攻击对象不是我,我自然可以轻易抛开那些情绪单纯看待事件,不过平心而论如果换做我是静静,也许早就崩溃了。整个事件因为我的参与也让静静受伤了,这个是我没有预见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