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午茶......

关注每一步就很好

 
 
 

日志

 
 

从原发性思维流程看分裂(丁香树)  

2015-07-17 22:0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习小结)

原发性思维流程主要是指人处于非意识状态的思维模式,这种非意识状态的思维模式通过梦可以观察到。然而,佛洛依德认为,无论在梦中出现什么,它都是取材于现实的。而梦中的记忆材料往往大多是生活中支离破碎、无关痛痒的小事。

那么,我们可以从梦中看见人脑对信息纳入的最原始状态,一个自我功能处于部分休眠的状态——使白天汇流而来的信息汪洋,缺乏有条理的编辑,导致了一个主客体消失融合的状态。

原发性思维流程:原发性思维流程的原则(Freud1911.Freud1973)在梦和幻想的语言当中,相对性是不相干的而且对立是不存在的。客体的一部分可以用来代表整体,整体也可以用来代表部分。符号,比方说字词,可以如同它们象征的所象征的客体被对待,时间和次序并不存在的。

通俗的讲,原发性思维流程在描述信息汇流而来,这些来自视觉、知觉、运动、记忆等等的信息汪洋,以碎屑的方式保留在大脑之中——一种没有主体客体分化的巨大含混与融合,在其中能清晰看其破碎性(缺乏逻辑:在梦的世界中,不在依照现实逻辑,而是纯粹地以满足愿望来组织编辑材料)。

自我功能在睡眠中也半睁一只眼睛!“梦是愿望的达成”梦中的记忆内容总是与最近的经验相联系,虽然梦是人的潜意识,但潜意识中也有潜意识参与,即梦的稽查工作在此处展开。

我们从原发性思维流程中可以看见:信息多数处于被纳入时候缺乏编辑的原貌,一种整合之前处于信息碎屑大融合状态——一锅粥。这也符合精神分裂症表现出整合无力的失序状态。在分化之前,分裂只是一种对于统合经验的被动无能!由此可见,原发性思维流程非梦中独属。

心理学和神经论可以影响生理,就预示了神经系统和植物系统之间可以互相转化和干预,大脑感知是靠生物电信号(生物波)来传导,外力的干预时时会有发生,因此它并不具备完善性和牢固性。否则一些后天性精神分裂症就不会出现。

脑电波都是大脑散发出来的物质微粒(光波二相性): 大脑在利用电子工作,意识频率反应速度在清醒时30赫兹,睡觉时神经放电频率则为15赫兹。它们始终在不眠不休的工作着。

我们知道,人脑神经放射刺激有三个频率:在人类冥想、小睡时,就会进入一个低频,此时神经放电率下降,人就会对外界刺激反应变迟钝;而人意识开启时则需要抵达一个中频率状态;高频则是激昂情绪下大脑的神经工作状态。这就是大脑在自然常态下的健康反应。

可在特殊的外力强制性刺激之下,会呈现出意识识别上的植物性紊乱,打破了大脑正常工作状态。早期,很多巫士采用大量药物让人产生幻觉,其原理就是通过改变大脑植物神经系统的传递能力和兴奋方式,导致神经细胞放电率发生了改变,从而干预了大脑的自发意识(现实逻辑编辑力)让人像梦中一样,完全依照内潜的欲望来编辑素材,呈现出愉悦的幻觉,当大脑重新回到中频率时就完成了一个制幻全程。

在医疗上最为常见的麻醉剂,就是让人脑神经的放电频率变慢,并进入到低频状态人就失去知觉了。因此,麻醉是有风险的。在做手术时病人会被贴上传感器,那是因为麻醉师需要了解神经发放率来测量麻醉的基本标准,来获得准确的安全参数。

通过外力刺激来改变大脑放电率的过程是冒着巨大风险的:有时甚至会进入不可逆转的进程,对大脑造成永久性挫伤,过度的刺激,甚至会永远性关闭意识回程的阀门,要人类进入真正的意识永眠——死亡。

可见,依靠生物电信号来作媒介的人类意识,不能摆脱物理基本力的蛮横干预,和来自植物系统更加亲密的相互侵入和干扰。毫不奇怪,每类物种的稳定性都要遭遇一些我们远未了解到的、无限多样性的外力破坏。而生物的自我调节和自我保护系统又是那样脆弱而有限。

我们在回头讲讲酒精对神经的作用,从神经生理学的角度来说,长期的酒精刺激会让我们的神经通道变成管状……这个正好为醉酒后为什么正常人从次发性思维流程,转化为原发性思维流程找到了生物依据,酒精刺激真的会导致暂时性大脑功能性障碍 有时候这样的麻痹甚至不可逆,成为永久性挫伤。

对于猫老师说:酒精在心理学意义上我们把它看成是凝固自体的,我持有异议。为什么这样讲呢?嗜酒者:他们的自体通常是破碎的,意味着他们的痛苦来自整合无力,然而我们生活在一个次序的世界,失序的混乱让他们无法把获取的信息整合成有意义的行动,诞生出生存上的困顿和压力。

酒精不但没有粘合作用,而是导致了彻底的破碎,把痛苦分裂出意识。以彻底的自体碎片状态丧失意识(深度醉酒);即便是慢性挫伤,就如猫老师举得例子--进入狭隘的管状思维。(“管状思维”是指:单一的思维模式,没有延伸扩展思考的内容,譬如,罪犯在实施犯罪动机时,只想到实施犯罪过程,而想不到后果以及对社会的影响和道德法律惩罚)——这一切不正是分裂导致的结果吗?如果导致自体粘合,那么就不会有“酒精让人的情感体验变肤浅”的说法,而是应该让情感体验更加深刻才对。

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饮酒者未必都处于自体碎裂状态,一个健康、积极、快乐的人,也会在酒精刺激下疯疯癫癫,出现精神分裂症式的谵妄,恍惚等状态。在这里,没有所谓的自体碎裂这回事,既然没有自体碎裂的存在,也就谈不上酒精具有粘合的作用了。如果说嗜酒者因自体破碎而导致酒精成瘾,那么分裂导致嗜酒者进入更加碎裂的主体客体消失的融合状态,把痛苦彻底分裂出意识,去体验共生带来的快感,似乎比粘合说更具说服力。

这些非梦中出现的,因外力刺激导致意识失常,均清晰浮现了刺激经验的原始面貌--未分化明朗的特性……它反应了分裂作为机制运行的状态,呈现的是自体经验的分裂。即(分裂)整合无力和无序混沌状态

然而,在客体关系中,分裂描述的是一种关系模式。Pruysdr(1975)指出分裂运用在自我自体上的困难。这里指的是客体单元的分裂,指将客体世界分为全好与全坏、英雄与恶棍,因此并不涉及自体经验的分裂。老师说:“在客体关系中,分裂作为一种个体精神运作机制,分裂的启动是为了自我保存”。

但不论分裂作为一个机制或是一种防御,都清晰的可见它是自我功能的一部分。

外部事件来说,是通过储存有关刺激的经验获得记忆。自我通过避免过度强烈的刺激(逃避)、通过接触适宜刺激(适应)、和最后学会有效的改造外部世界(驾驭)从信息的处理和撷取上总是遵循趋利避害的原则。

自我的活动是由对刺激产生的紧张的考虑引发的。不管这些刺激是内源性的还是外源性的,这些紧张的出现都被感觉不愉快自我力求快乐,并设法避免不愉快。预期或预见不到不快乐的增长会引发焦虑。无论来自内部还是外部,当不快乐增长的时候,都被当做危险。

正常健康的情况下,自我常常主动放弃它与外部的链接,退缩到睡眠状态,进行自我修复。

那么精神分裂症,作为一种非正常的防御方式:症状呈现出把作为人的连续性割裂开。可不可以理解成一种自我功能的退行或凝滞,非人的境遇(涵盖精神或物理环境、过度刺激和个体坚韧度不足)导致自我保存环节上出现阻碍或遭受严重威胁,在各种有关刺激的经验(在记忆)中),对整合的被迫放弃或解体?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